已读68%

大地在颤抖.残存的几裸树木在摇晃.枪炮声震耳欲聋… … 基地分子发动了一波猛烈的攻势,想把我们干掉.我们卧倒在地… … 躲开满天飞舞的碎片、石块和弹片.

迈克o 墨菲上尉大声吼叫着,他已经是第二次在战斗中这样下达命令了。一样的山。一样的命令:' '撤退!艾克斯和马库斯先撤!" 他的意思还是要跳下去!我们对此都已经习惯了。我和艾克斯向陡崖猛冲过去,墨菲和丹尼则隐蔽在乱石间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我们撤退。我不知道丹尼受了这么多伤之后还能不能动了。

陡崖边上横着一根树干,大概是雨水冲刷的缘故,树干下的地面下陷,形成一个空洞。艾克斯在行动时思维非常敏捷,他直冲着那个空洞飞奔过去,因为这样在他跳下陡崖时树干就可以掩护他。

身材瘦削的艾克斯像一根标枪一样滑进空洞,从树千下钻了过去。我则像一头得克萨斯蛮牛一样冲进空洞,一下子卡在了树干下面,进退不得。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基地分子发现我了。他们只能看见我一个,随后我听见周围一片子弹的尖啸声。一发子弹贴着我身体的右侧飞过,打在树干上,其余的打在地_t ,璞噢冒烟。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去举那根树干,但它纹丝不动。我无法动弹。

我回头看,想知道迈克是不是看到了我的窘境,正准备来救我。这时我突然看到一发火箭弹拖着白烟飞了过来。火箭弹直接命中树干,就在我身边爆炸。我只能拼命转身,好背对炸点。我说不清接下来发生了们o 么,但火箭弹把那根该死的树干炸成了两截,气浪把我掀下了陡崖。艾克斯此时正在占领射击位置,我落地的位置离他不远,估计在他下面十五英尺左右。想想我刚刚像一颗人肉炮弹一样飞下了陡崖,我现在还能站起来真是挺幸运的。而且我的步枪就落在身边,简直像是被上帝亲手放在那里的。

我伸手捡起枪,再一次倾听上帝的声音。但这时不再有任何声响,在这场混乱、血腥的战斗中,我的心灵出现了瞬间的宁静。

我不知道上帝是否会同意我们这样相互残杀。但以一切神灵起誓,我认为我的上帝决不希望我战死。如果上帝对我的苦痛无动于衷,他决不会这样好好照顾我的枪,不是吗?我现在也想不明白那支枪怎么会跟我落到同一个地方。

我已经用那支枪在三个不同的地点参加了三次战斗,其间它两次脱

,阅夕

手,还被火箭弹炸得飞下山崖,

落在山下大概九百英尺的地方,但它仍

然落在我的手边。侥幸?信不信由你动摇了,

。但我对上帝的信仰是永远也不会

不管怎样,我捡起枪,退人乱石之中。

敌人正在朝艾克斯猛烈射击。

但他占据了有利位置,正不断地向左侧还击。他已经在左翼苦战了很长时间。虽然实际上只有四十分钟,但感觉好像过了十年一样,而我们还得坚持下去。

迈克和丹尼也设法翻下山崖来到了这里。附近是一条小河,基地分子在那里的攻势不那么猛烈。不过我们的样子看起来都挺吓人的,尤其是丹尼,浑身是血。艾克斯情况还可以,但也多处负伤;迈克腹部伤口流出的鲜血把军服都浸透了,虽然伤势没有丹尼那么严重,但也不轻。我被火箭弹炸下山崖的时候本应该当场阵亡,但我唯一的一处新伤只是鼻梁骨折,那是在我半昏迷中跌到地下时摔断的。老实说.我的鼻子和背都疼得要命,装备_L 也沾满了血。不过我没像两名队友那样负严重的枪伤。

艾克斯冷静地倚着一块岩石朝山上射击,让基地武装分子无法靠近。他真是一名优秀的战士,镇定自若,稳如磐石,几乎弹无虚发。我在他身边以同样的姿势射击。我们两个把他们打币剔良惨'一个家伙突然从我们头上不远的地方蹿了出来,结果被我在大约三十码的距离上干掉了。但我们再次被围住了。仍然有八十几个疯子朝我们扑下来,敌人太多了。我猜他们伤亡惨重,因为迈克和我都估计开始时至少有一百四十名敌人参加了战斗。但是他们还是不停进攻,而我不知道丹尼还能撑多久。

迈克跟我并肩战斗,他开玩笑地说,"伙计,这可真糟糕。"我转身对他说,'我们都得死在这儿一一要是我们不当心点的话。"'我知道:"他答道。

战斗在激烈地继续二敌人意志坚强,火力猛烈,我们则训练有素,射击更为准确,军事技能更加过硬。上百发子弹打在我们周围的乱石上,基地分子随后再次发射了火箭弹,把我们周围的一切都炸得七零八落。我们躲在乱石间,不停地开火,但是丹尼快不行了,我担心他就要昏迷

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中弹了,子弹正打在颈根部。看着丹尼倒下去,我的心一下子乱了。这个英俊的家伙,佩茜的丈夫,我四年的朋友,在我们撤退时他一直断后,直到自己倒下的前一刻还在掩护我们。现在他躺在地上,鲜血从身上的五处伤口喷涌而出。我是一名该死的海豹突击队卫生员。虽然如果我过去救他,很可能我们两个人都被干掉,但我还是丢下步枪,翻过岩石,穿过开阔地向他冲去。算了,算了,这不是什么英雄壮举。我当时哭得简直像个孩子。

丹尼浑身是血,但还有意识,脸朝下趴在地上还想举枪对敌人开火。我一面告诉他放松一面帮他翻过身。"来,丹尼,没事的。"

他点点头,我知道他说不出话来,而且很可能再也不能开口了。我清楚地记得,他不愿松开枪。我托着他的肩膀让他半坐起来,然后抓住他腋下的衣服把他朝后面的掩蔽物拖去。你能相信吗,在我拖着他走的时候,这个铁汉差不多是躺在地上,但他还在朝敌人射击。

我们走了大概八码,我一直担心的情况突然发生了。这时候我两手拖着丹尼倒退着走,几乎全无还手之力,一名基地战士突然从我们右上方的乱石中冒了出来,狞笑着把AK 一47 指向我的脑袋。

我们两个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开火了。我只是瞪着他,飞快地祷告了一句。就在这时候,艾克斯将两颗子弹射进了他的眉心,立刻击毙了他。火箭弹还在不停地飞过来,我没有时间向艾克斯道谢,只是一直把丹尼拽到安全地点。与此同时,丹尼就像艾克斯一样,一直在射击。我把丹尼拖到一块岩石后,离迈克只有几码远。枪声和稀疏的火箭弹爆炸声从各个方向传来,清楚地告诉我们敌人已经基本上完成了今天对我们的第四次包围。丹尼还活着,仍然想坚持战斗,迈克现在同艾克斯并肩战斗,他们重创了敌人。

我仍然认为我们有机会突围,但唯一的方案还是要向山下的那个村庄撤退,回到平地上去。自从战斗打响,我们一直试图向山上冲击,而用我们指挥官的话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大喊道:"艾克斯,走!"他刚刚喊了一声"收到",一颗子弹就打中了他的胸膛。我看着他的步枪从手中滑落。接着,他从自己一直倚

着的那块岩石向前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我完全惊呆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马修o 艾克斯,家里的顶梁柱,摩根最好的朋友,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开始失去理智,一遍遍地喊着他的名字。我当时心想艾克斯马上就要死了,我只能在艾克斯摔倒的地方看到一摊血迹。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接着艾克斯伸手抓起步枪站了起来。鲜血从他的胸口直喷出来,但他端起枪,取出一个弹夹装上,又开始射击了。他还是背靠着那块岩石,在同样的位置上战斗。他还是那么稳若磐石,弹无虚发,一双明亮的蓝眼睛还在机警地扫视着战场。

艾克斯的举动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行为。还有丹尼。还有迈克,战斗刚刚开始他腹部就中了一弹,但他一直坚持指挥。

现在迈克o 墨菲正在计划一条攀下悬崖的道路。选好道路后,他叫艾克斯跟着他一起下去。基地分子开始追击,子弹从我们身旁噢噢飞过。迈克和艾克斯在前方大约七十五码的地方,我拖着丹尼,丹尼则竭尽全力减轻我的负担,还努力掩护我们。

'役事,丹尼,"我反复说道,"我们只要跟上他们就行了。会没事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子弹正中他的前额。我听到他中弹的声音,转身去帮他,他头上伤口进出的血溅得我们两人满身都是。我大喊他的名字。但太晚了。他不用再与剧痛搏斗了,再也听不见我的声音了。丹尼o 迪耶茨在我的怀里牺牲了。我不知道心碎的速度有多快,但那一刻,我的心碎了。

密集的枪声仍在继续。我拖着丹尼在开阔地上前行了大约五英尺,随后我对他说了再见。我把他的身体放在地上,我必须离开他,要不然就得跟他一起死在那里。但我确信一点。我依然有我的步枪,我并不孤单。丹尼也不孤单,他是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我把他留给了上帝。现在我必须去帮助我的小队。这是我一生中作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回忆起这件事我还会做噩梦,梦中丹尼仍然在对我说话,到处都是血,我必须离开,但又不知是为了什么。惊醒时,我眼中总是含着泪'这个梦一直困扰着我,它永远不会消逝。

现在我听见迈克o 墨菲在喊我。我抓起我的枪,俯身翻过一块岩石,

朝他和艾克斯跑去。他们两人则一刻不停地向四十码开外岩石中基地组织的一处工事射击,压制它的火力。

我冲上山脊,差点撞到一棵树上,结果从坡上滑了下去。坡不是很陡,但我恰好跌进了河里。这让我非常生气,因为我的靴子湿了,而我真的很讨厌靴子湿媲渡的感觉。

我最后追上了他们两人。艾克斯没有弹药了,我递给他一个新的弹夹。迈克问丹尼在哪儿,我不得不告诉他丹尼死了。他和艾克斯都惊呆了。尽管迈克不说,我知道他希望去找回遗体。但我们两个都知道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理由这样做。我们没有地方安放牺牲队友的遗体,也不可能带着一具遗体继续作战。

丹尼死了。奇怪的是,我是第一个振作起来的人。我突然说道:'我告诉你吧。我们必须冲下这座该死的山,不然我们就都得死。,, 就好像要帮我们下决心一样,基地分子又一次逼近了,试图全面包围我们。而且包围圈就要形成了。现在从我们下方传来了枪声。我们能看到基地分子还在涌过来,我试着数一下他们的人数,过去大约一个小时里我一直在这么做。

我估计现在大概只有五十到六十个了,他们的火力依然很猛。火箭弹不断在我们附近爆炸,掀起一道道烟柱,碎石四处飞舞。敌人对我们倾泻的火力一刻也没有停息过。

我们三个人再次伏身躲在岩石后面,山下一英里半处的村庄清晰可见,那仍然是我们的目标。

我再一次提醒迈克:"如果我们能冲到村庄里找到掩蔽的话,我们就能把他们全干掉。"

我知道我们的情况不太妙。但我们仍然是海豹突击队员,这一点永远改变不了。我们依然充满自信,而且绝不会投降。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们就是用匕首对长枪也要跟他们拼到底。

"去他妈的投降。"迈克说。他不必对艾克斯或我解释什么。投降将是我们全体的耻辱,就像是在粉碎机操场敲钟宣布放弃,然后把自己的头盔放在指挥官办公室门外摆成一条直线一样。如果一个人能够经历千辛万苦,最后来到阿富汗荒无人烟的群山之中,那么他就绝不会想到放

弃。

还记得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信条:"我永不退出… … 我的国家希望我在身体和精神上比敌人更为强悍。如果被打倒,我会重新站起来,决不认输。我会竭尽全力保护我的队友… … 绝不退出战斗。", 多年以来,这些词句成为许多勇士的精神支柱。它们已经烙在了每一个海豹队员的灵魂上。我们所有人都时刻牢记着这些词句。在一片枪炮声中,迈克突然说道,"记住,弟兄们,我们绝不退出战斗。"

我点了点头。"离平地只有大概一千码了。如果我们能冲到那儿,我们就有机会。"

麻烦在于我们冲不到那里,至少不能直冲过去。因为我们又一次被火力压制住了。我们现在进退两难:唯一的逃生之路在山下,但唯一可行的防守策略却是攀登上山。我们站起身,一面躲避四处横飞的跳弹,一面从左翼向山上退去。

我们试图以我们的方式进行战斗。"不过虽然我们还能行动,但每个人都已经负了重伤。我带头在乱石间朝山上冲,同时猛烈射击,撂倒所有我看到的基地分子。但是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我们猛烈发射俄制火箭弹,从他们的右翼直射我们的左翼。

大地在颤抖。剩下的寥寥无几的几棵树在气浪中来回摇晃。爆炸声震耳欲聋。就连峡谷两侧的山峰似乎也在晃动。溪流中的水溅得岸上到处都是。基地分子疯狂地想要消灭我们。我们趴在地上,拼命把身体朝岩石的缝隙里挤,低头躲避横~饭的碎片、石块和弹片。他们的狂轰滥炸这次也没能伤害到我们。等烟尘散去后,他们又开始射击了。我抬头已经可以看到山上的林木线了。距离虽不短,但比山下的村庄要近。恐怖分子清楚我们的目的,当我们试着前突的时候,他们凭借优势火力把我们赶了回来。

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但就是冲不过去。他们又一次把我们打了回来。我们又向山下撤退,沿着来路转了一个可怜的大圈。不过这次我们又找到了一个有利地点,一个理想的防御位置,它两侧都有巨石,提供了良好的掩蔽。我们再一次陷人苦战,猛烈射击,把他们赶回去,这次我们

总算朝村庄的方向前进了一段距离。

他们从下方冲上来,朝着我们嚎叫、呼喊,战斗几乎变成了肉搏。我们一面也冲他们大吼,一面不停地射击。但他们的人数还是太多了,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占据了更为有利的地形,一颗子弹射穿了迈克的前胸。迈克过来问我能不能再给他一个弹夹。这时我看到艾克斯踉踉跄跄地朝我走来,他的头顶被整个掀开了,鲜血从那个恐怖的伤口顺着脸颊泪泊地朝下流淌。

"他们打中我了,兄弟,"他说道,"那些混蛋打中我了。你能帮帮我吗,马库斯?"我能说什么?我又能做什么?除了拼命打退敌人,我帮不上任何忙。但艾克斯挡住了我的射界。

我帮艾克斯在一块岩石后隐蔽好。随后我转身看着迈克,这次他显然也受了重伤。'称能动吗,兄弟?"我问他。

他伸手到口袋里摸出他的手机,我们一直不敢用这个手机,因为它可能会暴露我们的位置。随后迈克离开掩蔽朝开阔地走去,一直走到差不多中央位置才停下来,四周都是炮火。他在一块小石头上坐下来,开始拨总部的号码。

我能听见他说,"我的人正在受到猛攻o 一我们要被撕碎了。我的人就要完了… … 我们需要支援。"

这时候一颗子弹正中迈克的背部。血一下从他的胸前喷了出来。他的身体向前一倾,手机和步枪都掉在了地上。但他撑着地,抓住手机和步枪,又一次坐直身体,并把手机再次放在耳边。

我听见他说,"收到,长官。谢谢。"随后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回到我们战斗最艰苦的位置,也就是我们左翼的防守位置,再次开始向敌人射击。

如果基地能够在我们被压垮前及时派来增援,那个打给基地的绝望的电话就能够挽救我们的生命。这也是迈克给基地分子的一种打击。只有我知道迈克刚刚做了什么。他明白我们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请求增援。他也知道只有一个地方才能打通手机:在开阔地上,远离岩壁的遮挡和保护。

他完全明白这样做的风险,也很清楚这个电话可能要他付出生命的

代价,但迈克尔o 派崔克o 墨菲,墨林的儿子,美丽的希瑟的未婚夫,勇敢地走人了烈火风暴之中。

他的目的很明确:进行最后一次英勇的尝试,以挽救两名队友的生命。他打通了电话,报告了我们的大概位置、敌人的实力和局势的严重性。当敌人击中他的时候,我想他已经负了致命伤,但他依然继续报告。收到,长官。谢谢你。即使我活到一百岁,这些话语也不会从我的记忆中消逝。我怎么可能忘记呢?换了是你,你会忘记吗?作为一名军官,他战斗到最后一刻,而且牺牲前的最后行动还在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幸存下属的生命,还有比他更伟大的海豹小队指挥官吗?

我怀疑是否还有比迈克更优秀的军人,他在猛烈的火力下保持清醒的头脑,一刻不停地思考,即便局势已经几乎不可挽回仍然无畏地下达命令,最后还做出那样的英雄行为。那不是故作姿态,而是至勇的举动。迈克上尉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是一位非常非常伟大的海豹突击队军官。即便为他建一座同帝国大厦一样高的纪念碑,在我看来依然不够高。迈克还活着,并继续坚持固守左翼。我守在右翼。我们两人都小心而准确地射击。我仍然试图占据略微高一点的阵地。但是基地组织残余的部队决心绝不让我达到目的,每一次哪怕我试图前进几码,爬高几英尺,都会被他们赶回来。迈克也试图向上攀登,并爬到了我上面的一片岩层。那个位置易攻难守。我知道这肯定就是迈克最后的阵地了。就在这时,艾克斯摇摇晃晃地从我身边走过,艰难地躲在岩石的掩蔽之下。此时我看到了他的伤口,他头的右半边几乎被打飞了。我大喊,'艾克斯,艾克斯。快,好兄弟。在那儿卧倒,在那儿卧倒。"我指着乱石中的一个位置,我们也许能够在那里找到掩蔽。艾克斯努力想举起手,示意他听见了我的话。但他做不到。他还在弓着腰踌珊地朝前走。他已经丢掉了步枪,只握着手枪,但我知道他已经没法握枪、瞄准、射击了。没有人头部受了那样的重创之后还能活下来,但至少他还在寻找掩蔽。我知道艾克斯就要死了。

迈克还在射击。突然,我听到他尖声叫我的名字,那是一种最令人毛骨惊然的叫声:"救救我,马库斯!请救救我!"他是我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但他的位置在我上方大约三十码的地方,我爬不到那里去。我

。【 始豁娜嫩『 挑― 赎喝禅.『 队砌盆倒咪洲月珍搜收钾名帜目洲淞卜留书吠邹神如妻令韶二示东十亥杖豁卜映划诵称艳卜曰厄窟!长凝宾幽试嗽四血尽随― 似。豁喇揭琢皿戏怨名― 誉禅卿【 一}望.长韶娜+目宕杖体日。卜咖窿如祖甘神邻伴喊铡最豁。翟!禅以早鲁.烈橄嫩名获帜树『 触卜白、彬挥。卜长令定卜属以书

.吠令窿仲旧尸牛豁。卜以钵揭撷帜拟。卜以书帜目禅卿。卜以四嗽

。盒

粼侧睡冷瞿留娜禅似铡反岭似。卜只、甘足泣}扣『 卿如挂担留似。名仲如冷

叫唱昌书探挥嫩阶脚.园fo . I 酬白、念到仲如长袱旧枷仲以只省侧― 豁

。习翡禅吕裂以

以耸血卑卜张阶举牢昨旺似.极丁。软『 队鉴毅潺卜刊泣牟以米禅似.另窿

l 仲。言豁旨窿邪澳以训报豁只胶.卜镶喇搜甘豁骊似裁则令喊体。令

笨电}仪豁因以名四嗽妇叫柑"易― 扣狱五匕限。丁二半名帜目赢省搜莱零似

'叫豁令津。扮划喂冷似友烈.卜州迹戮旧极丁=钱.缪供长仲凑友

。慧燕霉划囚硕每宕裂奉理榔娜.兴卜食袱令且以以.米驯

叫尽水积.簇!卜称翰侣霭似。卜以酬旧祝目侧录书斗佘绷拭裂蝴#l1 划

洲霭攀坎示娜以大― l 苏念喊名鹤斌。卜洲处曹钱名帜目仇岔奴祥拐

。米卜胆摄均潺旧恤.犁娜豁似以二粼

。早卜玲娜书to . l 尺冲崛名叫划禅以豁恻孟喇掣。侣州名似掣篡早宋栖瞬裸

.擎舔草半纂识目只领嘎似。书隆昙知鲁岌足似成另― 睡荟要。彰只段白、

输豁.极瞥名早}队当另― 牢健。外如名豁督如棍早.拿澎闷(理嫩裂

。丁一l 钱牌岭旱月去,和镶密械目祛姗卿以豁。鞍帜

洲足早书娜澳'稼骥.朋卿宕仑水喊#l1 划坦}长田络瞿豁迎奥然零似.卜味

散令叹卜露以似枷的.宝轰娜孟。卜祷裂书对幸豁卜以俐!早缓卜遗烈

。犁娜米豁各娜价外娜名豁擎管.言瞥极软禅侧!理.叫to . I 妇口郎到

。侧勿理赢姻种华澳"杖骥择柳汁提.丫口瞥搜理月.洲此伽到划叫毕者

.只试异髦攀骡理只只称卜来饮兴饮酬翻冲湘禅叫喇裸.壮哟和岭

n 伟

考镬软似卑却棍【 牛早.月霍匡板裂名堤夔豁嗽褪裸联只.卜涛尽艳怜理

当我来到艾克斯身边的时候,他坐在一块洼地里,头的一侧绑了一条绷带。我盯着他,想知道他那双冷静的蓝眼睛哪里去了。我看到了这双眼睛红得发黑.毛细血管因为头部的重创严重充血。

我朝他微笑,因为我知道我们将不能继续前行了,至少无法一起在人世间前行了。艾克斯的时间不多了,即便他现在身在美国最好的医院里,他也活不了多久。生命正在从他身上流逝,我能看出这位强壮的超级运动员迅速地虚弱下去。

'酶,兄弟,"我说,"你情况糟透了!"我试着想把他的绷带绑紧。"马库斯,他们把我们打惨了,兄弟。"他艰难地说道,好像在竭力集中精神。随后他说道,"你要活下去,马库斯。告诉辛迪我爱她。"这就是他最后的遗言。我只是坐在那里,我就想待在那里,留在艾克斯身边,在死神降临的时候不让他孤单。我再也不在乎自己会怎么样了。我静静地向上帝祷告,感谢他保护了我和我的枪。至今我仍抱有这种感激之情。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艾克斯,他已经半昏迷了,但是还在呼吸。

与另外两名队友一样,艾克斯也是我心中永远的英雄。在这次短暂但血腥的冲突中,他就像一只受伤的猛虎般战斗。像奥迪o 墨菲,像约克中士一样。他们射穿了他的身体,打中了他的头颅,但伤害不了他的灵魂。他们永远做不到那一点。

马修o 吉恩o 艾克斯,辛迪的丈夫,只要还能握得住枪就坚持朝敌人射击。他刚刚过了二十九岁生日。在他临终前的一刻,我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他。我觉得他再也听不见我的话了。但他的眼睛还睁着,我们仍然在一起,我绝不让他孤单地死去。

就在那时,基地分子发现了我们。一枚威力巨大的俄制火箭弹飞了过来,落在我们身旁,爆炸将我掀出了洼地,飞过崎岖不平的地面,最后落在一条该死的峡谷边上。我在落地之前就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的眼睛被炸瞎了,因为我什么也看不见。但几秒钟之后,我清醒过来,意识到我是头朝下栽到了一个洞里。我的眼睛和身体的其他几个零件还好,但我的左腿好像不能动了,右腿情况略好。但也行动困难。天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才挣扎到平地上,随

后爬到一块石头后面隐蔽起来。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我猜这是那颗火箭弹爆炸震的。我抬头向上望去,发现我从上面跌落了很长一段距离。但是我已经晕头转向,说不清到底有多远。与我同艾克斯坐在一起的时候相比,主要的差别在于现在枪声已经平息了。

艾克斯不可能逃过刚才的爆炸,如果他们找到他,可能已经懒得再去开枪了。他们显然没有发现我,因为我头下脚上地栽倒在一个洞里,要找到我非常困难。不管怎样,似乎没人搜山。在大约一个半小时中,我第一次逃脱了猎杀。

除了站不起来以外,我还有其他两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的裤子几乎完全被炸飞了。第二个是我左腿的情况,它现在只是略有知觉,而且流血不止,满是弹片,惨不忍睹。

我没有绷带,也没有任何其他医疗用品。我没能为队友做任何事情,现在除了保持隐蔽之外也不能为自己做任何事情。情况不容乐观。我清楚地知道我的背部骨折了,肩部也很可能有骨折;我的鼻梁骨折了,脸上伤痕累累。我站不起来,更走不了。至少一条腿完蛋了,另一条很可能也废了。因为两条大腿都动弹不得,我唯一的移动方法就是爬。当然,我还感到头昏脑涨。透过硝烟,我发现了又一个奇迹。就在我身边不到两英尺的地方,半埋在泥土和石块之中,躲过了敌人视线的,是我的M K - 12 步枪,而且我还剩下一个半弹夹。我先祈祷了一句,然后一把抓住它,因为我觉得它可能只是一个幻影,当我伸手去抓它的时候… … 它就会消失不见。

但它没有。当我的手指碰到它时,我能够在炎热的空气中感受到金属的凉意。我又一次倾听上帝的声音,并再次析祷,请求上帝的指引。虽然我没有听到回音,但我知道不管怎样,我必须向右侧突围,在那个方向上至少短时间内我将是安全的。

上帝没有回答我。但上帝并没有抛弃我。我对此深信不疑。我还知道一件事情。我第一次彻底孤单了。这里是基地武装控制的充满敌意的山区,一个队友也没有,四面都是敌人。他们注意牧羊人的话了吗?他们发现我们有四个人,但到目前为止只找到三具尸体了吗?

还是他们认为我已经被最后一颗俄制火箭弹炸得粉身碎骨了呢?这些问题我没有答案。我根本没有人可以商量,因为迈克、艾克斯、丹尼都不在了。我必须独自面对最后的战斗,或许孤独,或许忧伤,或许要面临极其困难的环境,但是我绝不会放弃。

现在我只有一个队友,那就是上帝。上帝的行动依然神秘莫测。但我是个基督徒,所以上帝今天帮我躲过了上千发AK 一7 子弹。没有一个敌人能打中我,这简直难以置信。

我依然相信上帝并不想让我死去。而且我也将尽全力维护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员的荣誉,我想这也是所有海豹队员的希望。决不投降。去他妈的。

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清醒了。我看了一下表,现在是当地时间13 点42 分。枪声沉寂了几分钟,我开始觉得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错了,马库斯。基地武装的AK 步枪又响了起来,突然之间子弹四处横飞,就像之前一样。

敌人从下方和两翼向我扑来,同时漫无目的地猛烈射击。他们的子弹满天乱飞,尖啸着钻进泥土和页岩之中,感谢耶稣,大部分弹着点都离我很远。

很明显他们认为我还活着,但是他们显然并没有发现我。他们正在进行火力侦察,想把我赶出来,因此四处射击,希望某个家伙最后能够打中我,结果我的性命。或者出现更加理想的情况,我会高举双手走出来,这样那些该死的杀人犯就能把我的脑袋砍下来。

我想我已经说明了我对投降的看法。我给我那神奇的步枪又换上一个弹夹,在弹雨中爬着翻过这座小丘,进人大山。没人发现我,也没人打中我。我躲进一条岩缝,把两条腿藏进一丛灌木中。

岩缝的两侧都是巨石,它们保护着我。根据我的判断,这条岩缝大约有巧英尺宽,上方是敞开的,所以不是山洞。基地武装分子在我头顶上四处奔跑,滚落的沙石不断掉在我身上。但是这条岩缝为我提供了绝佳的掩蔽和伪装。连我自己也意识到我很难被发现。他们得有非常好的运气才能找到我,即便他们像刚才那样尝试用密集的火力四处扫射也很难奏效。

我前方的视野很好。我意识到我不能移动或改变位置,至少在光天化日下不行。而且我必须掩盖自己留下的血迹。我检查了一下自己负的伤。左腿仍然血流不止,我用泥巴把伤口糊住了。额头上有一个大伤口,我也用泥巴把它糊上了。两条腿麻木,毫无知觉,我至少暂时哪里也去不了。

我没有急救包,没有地图,没有指南针,只有枪支和子弹。不过我所在的山上视野很好,对面的山峰和两山间的峡谷都一目了然。我没有裤子,没有兄弟,但也没人能够看到我。我紧紧地挤进岩缝,背部尽可能地紧贴岩壁。

我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相对舒服一点,检查了一下步枪,把它贴着身体架好,对外面瞄准。如果大量的武装分子发现我,那么我想我很快就要去跟丹尼、艾克斯和迈克会合了。但我的位置非常利于防守,几乎所有方向上都有掩蔽,唯一可行的攻击办法就是使用优势数量正面突破。这样,在牺牲之前,我可以干掉他们多得多的人。

我还能够听到枪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他们肯定朝这个方向来了。我心中默念着'不要动、不要呼吸、不要出声,' a 只有那时我才理解我有多么孤独。基地组织正在追捕我。现在他们追捕的不再是一个海豹小队,而是只有我孤身一人。尽管我负了伤,我的头脑依然清醒,明白自己必须加强隐蔽。我当时已经开始丧失对时间的概念,但我一直一动不动,事后我才知道自己在八个小时里没有挪动一寸地方。

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到基地组织的人在峡谷对面跑上跑下,大概有数百人在搜山,想找到我。我的腿有了些知觉,但失血非常严重,浑身疼痛难忍。而且,失血开始让我感觉头晕目眩。

我当时怕得要命。在海豹突击队服役的六年中,我是第一次真正感到恐惧。到了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全都要撤离了'峡谷对面的山坡上空无一人,所有的基地分子都拼命向同一个地方跑去。至少从我的角度看起来是这样。

现在我知道当时他们要去哪里了。当我躲在岩缝里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根据我事后得知的一切,我能够叙述在那个悲伤的下午所发生的悲剧,在兴都库什山脉中发生的骇人听闻的

屠杀,海豹突击队在四十多年历史上所蒙受的最惨痛的灾难。迈克在牺牲前曾成功地接通了驻阿萨德巴德的快速反应部队,这支部队的驻地距我当时藏身的地方只隔几条山脉。迈克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最后一次通话是成功的。事后所有的纪录都显示,迈克当时的话语― 我的人就要完了o ,o … 我们需要支援― 豫一颗照明弹一样划过我们的基地。海豹队员面临生命危险!这是最危急的情况。

埃里克o 克里斯滕森海军少校是我们的代理指挥官,他拉响了警报。只有快速反应部队指挥部才能决定是否行动。埃里克只用了十亿分之一秒就作出了决定。我知道在他召集弟兄们时心中一定闪过了我们四个的身影― 迈克、艾克斯、丹尼和我,我们是他的兄弟,他的朋友和队友,现在被大批嗜血的基地武装分子团团围住,拼命战斗,浑身伤痕累累,或者可能已经牺牲了。

这种可怕的情景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他抓起电话,大吼着命令160 特种作战航空团那些传奇般的夜行者们把停在跑道上的MH 一47 支努干大型直升机准备好。这也就是前一天我们乘坐的那架飞机。

我之前曾经介绍过的那些兄弟飞奔向各自的位置,把自己的背包尽可能地塞满弹药,抓起枪支朝支努干直升机冲去,飞机的旋翼已经开始轰鸣。我的海豹运输载具第一大队的人第一批赶到。士官詹姆斯o 苏尔和肖恩o 帕顿首先登机。接着,策划红翼行动的大个子军士长丹o 赫利也飞奔着上了直升机,他离开营地的架势简直像是在被子弹追着打一样。随后赶到的是海豹第十大队的弟兄们。来自纽约的小迈克o 麦克格里维海军上尉、来自新奥尔良的雅克o 方丹军士长、来自俄勒冈的杰夫o 卢卡斯上士和来自西弗吉尼亚的杰夫o 泰勒上士。最后,埃里克o 克里斯滕森海军少校一面大喊他的下属正处在生死关头,需要所有人都去帮忙,一面登上了直升机。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机上的八名海豹队员即将冒生命危险在白天于崇山峻岭之间进行机降,直接跳人可能-扮到灵.翻r4 '才立瀚r 发界才夯净九66 不人及众,佳习以口d

埃里克知道他不必去。实际上,也许他不应该去。

的指挥岗位上。因为如果他去了的话

他应该留在自己

官了,这至少是不合常规的。

当时的快速反应部队就没有指挥

但是埃里克o 克里斯滕森是个完完全全的

海豹队员。他知道自己刚刚听到了绝望的求救声。他的兄弟、他熟识并信任的男子汉发出的求救声。

埃里克绝不可能袖手旁观。没有任何人能够说服他不要亲自前往。他一定知道我们当时就快要坚持不住了,正在祈祷援兵的到来。毕竟我们只有四个人。而每个人都清楚,基地组织至少有一百多人。埃里克完全知道这次出击的巨大风险,但他连眼都不眨一下,抓起他的步枪和弹药就冲_}二了飞机,并催促其他人抓紧时间… … '、决点,兄弟们!再快点!"在压力之下他总会那么说。当然,他是指挥官,而且是非常优秀的指挥官,但他还是一名海豹队员,同胞的情谊已经融人了他的血液之中。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男子汉。他刚刚听到自己兄弟从心底发出的绝望的求救声。不管他是不是指挥官,埃里克o 克里斯滕森只会选择一条路,径直杀上l 一lJ 去。

MH 一47 里,就像之前常常在夜晚执行那些令人头发直竖的空中救援任务一样,160 特种作战航空团的人在出发之前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指挥官是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来自康涅狄格的史蒂夫o 瑞克少校。另外两名机组人员是来自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市的克里斯o 谢肯巴赫准尉和来自明尼苏达州克拉克格鲁乌市的小科里o 古德内彻准尉。詹姆斯o W o 庞德军士长也来了,与他一起的是来自印第安纳州摄尔比威勒市的马库斯o 姆拉勒斯上士和来自佛吉尼亚州斯塔福德市的迈克o 罗素_L 士。随后,来自俄亥俄州丹威乐市的沙姆斯o 高尔上士和来自佛罗里达州庞巴诺比奇市的奇普o 雅科比中士也赶到了。从任何标准看,这都是一支强大的战斗队。

MH47 起飞,朝着山岭中飞去。我猜这一过程看起来一定非常漫长,这种营救任务总是这样的。直升机预定在我们开始执行任务时的索降地点附近降落,那里距我当时的位置大约五英里。

救援小队的索降计划与以前一样,当"三十秒准备"的口令响起时,先头队员开始向机尾的舱门移动。没人知道基地分子在附近有一个工事,当MH 一47 打开尾舱门,放下绳索让队员索降的时候,恐怖武装发射的一枚火箭弹从打开的舱门飞了进来。:

它从先头队员人群中穿过,把油箱炸得粉碎。直升机的尾部和中部

立刻变成了地狱。一些队员被炸飞到三十英尺开外的地方,有的变成了火人。他们重重地摔在山坡上。撞击力异常巨大,我们的搜救小组后来在残骸中甚至发现了折成两段的枪管。

直升机飞行员拼命想控制住飞机,他并不清楚身后发生的灾难,只是意识到在他周围和_L 方都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当然,他对一切都无能为力。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巨响,MH 一47 坠落在山坡上,巨大的冲击力使飞机接连翻滚了两百码,摔得粉碎。

当我们的人最终到达那里展开调查的时候,除了散落的残骸之外别无他物。当然,没有幸存者。运输载具第一大队中我最亲密的兄弟詹姆斯、丹军士长和年轻的肖恩都死了。当我藏在岩缝中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一切。我不能确定如果当时我知道了这幕惨剧能否承受得住打击。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几周以后,当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我禁不住痛哭失声,主要因为他们当时去营救的就是我。

当时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它让许多基地分子异常兴奋。很快我看到美国飞机沿着我面前的峡谷飞过,是A 一10 雷电攻击机和AH 一64 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有的飞机离我很近,我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飞行员。

我从背囊中取出我的PRC 一148 电台,试图建立通信联系,但我说不出话。我的喉咙里满是泥土,舌头跟上愕粘在一起,而」1 我一滴水也没有,根本没法呼叫,但我知道通信联系已经建立了,因为我能够听到飞行人员的谈话,所以在电台上拍发了我的紧急求救信号。

他们收到了。因为我能够清楚地听到他们通话。', l 梅,你收到那个信号了吗?" '是的,我们收到了… … 但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犷随后他们飞走了,朝我的右方飞去,现在我知道他们是飞向MH 一7 坠机的地点。当时我并不知道,基地组织会尽可能地搜集我们的电台,而且常常用它们来引诱美军直升机降落。因此,美国飞行员对于收到的求救信号极其小心,因为他们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拍发信号,如果轻易地降落进行救援就可能被击落。

即便当时得知这种情况也不会对我有任何帮助。我半死不活地躺在山坡上,严重失血,无法行动。现在天渐渐黑了,而我几乎别无选择。

美军飞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低空掠过我面前的峡谷,我想唯一的机会就在于引起其中某位飞行员的注意。

我电台上的耳麦在我摔下山的时候被扯掉了,但是连接线还在。我还有两个化学冷光灯,把它们册成两半后就会发光。把它们绑在电台的电线上,就做成了一个简陋的信号装置。随后我一看到有直升机飞到这一区域就把这个发光装置在头上挥舞。

我还有一个红外线频闪灯和步枪上的激光瞄准器,我把瞄准器拆下来,对飞过的美军飞机发射激光信号。耶稣基督!我就是一个有生命、会呼吸的紧急求救装置。肯定有人在观察这些山岭。有人会看到我的。我只有在看到直升机的时候才会发出信号。很快我的乐观情绪就变成了悲观失望。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信号。我躺在那里,觉得自己已经被抛弃,任由自生自灭了。

太阳渐渐落下山去,我的双腿也儿乎完全恢复了知觉。这给了我希望,认为虽然疼痛可能非常剧烈.但自己也许可以走了。我渴得要死,因为堵塞在喉咙里的尘土没法弄出来,我只能勉强呼吸,根本说不出话。我必须找到水.必须跳出这个死亡陷阱。但一切都得等到夜幕降临之后。我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脱身,先找到水,然后再撤到安全地点,因为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明显,没有人会来解救我。艾克斯的遗言清晰地在我心中回响:"你要活下去,马库斯。告诉辛迪我爱她。"为了艾克斯,为了丹尼,更重要的是为了迈克,我必须活下去。

夕阳的余晖将山峰巨大的影子投在我面前的峡谷上。突然,在我正对面大约!50 码的山崖上,我看见了一支AK 一47 枪管的寒光。接下来,我又一次看到枪管的反光,这说明那个拿枪的混蛋正在对我这边的山上作扇面搜索,而且搜索范围正包括我藏身的岩缝。

现在我能看到那个武装分子了。他站在那里,穿一件蓝白方格的马甲,衬衣的袖子卷了起来,持枪的姿势像普通阿富汗人一样,枪口斜向下方,只要儿分之一秒的时间就能举枪开火。毫无疑问他正在找我。我不知道附近还有多少他的同伴。但我知道如果他朝峡谷这边看过来并发现我的话,我就死定了。他不停地朝这边张望,早晚会看到我的,但他没有举起他的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我决定不能冒被他发现的风险。我的步枪上了膛,装了消音器,不会发出多少声音引起别人注意的。我屏住呼吸,小心地举起MK 一12 步枪,瞄准对面山脊上的那个身影,把他套在我瞄准镜的十字准线上。我压下扳机,子弹正中他的眉心。我看到鲜血从他的前额迸出来,随后他一头栽下山脊,落到了峡谷里。峡谷至少有两百英尺深,他垂死前的惨叫声在谷中回荡。但我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感谢上帝又让我消灭了一个。

他的两个同伴几乎立刻跑向他刚才的位置。他们衣着大致相同,只有马甲的颜色不一样。他们站在那里向第一个人跌落的深谷里张望,两个人都端着AK 一47 ,随时准备开火。

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离开,但他们站在那里,隔着峡谷竭力向我这边的山上张望。从我的位置看去,他们好像直盯着我藏身的地方,正在搜寻山崖上任何风吹草动的迹象。我猜他们并不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被打死了,失足掉下山了,还是自杀了。

但我觉得他们会本能地选择第一个答案。现在他们正在找究竟是谁打死了那个家伙。我一动不动,但他们的眼睛直盯着我,我意识到如果他们两人立刻对我藏身的岩缝开火,很有可能会打中我。我得把他们两个都干掉。

我又一次举起枪,瞄准了一名基地武装分子。我的第一枪把右边的那个当场击毙,我看着他的身体掉下了山崖。第二个发现有敌人,一面举起枪,一面扫视我藏身的山坡。

我一枪正中他的胸膛,接着又补了一枪,以防万一他还没死,还能大声喊叫。他立刻倒了下来,摔到峡谷下面与他的两名同伴会合去了。现在我又是一个人了,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被发现。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迈克和我作出了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让三名我所认识的最好的海豹突击队员丢掉了性命。现在我趴在岩石上,处于基地组织的重重包围之中,我决不能再犯错误了。承蒙上帝的庇护,我神奇地躲过了第一个决定带来的灾难,又爬上了这座应该以我们优秀指挥官迈克o 墨菲命名的花岗岩山岭― 墨菲山岭。

从现在开始,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将关乎自己的生死。我必须杀

出去,为了做到这一点,我并不关心必须杀死多少个基地分子。关键在于,我决不能再犯任何错误,也决不能再冒险了。

太阳慢慢消失在兴都库什山脉西面高大的山岭后面,峡谷对面依然一片寂静。我认为基地组织很可能在这一地区派出了两支搜索队,我碰巧消灭掉的只是其中一支。几乎可以肯定某个地方还有三名基地武装分子,他们正在黄昏的死寂中搜寻曾予其重创的四人海豹小队中幸存的那个美国人。

美军阿帕奇直升机友好的轰鸣声现在已经消失了。没有人在寻找我的踪迹。而现在我最大的问题是水。我不但流血不止,站不起来,而且渴得要命。我的舌头被尘土粘住了,说不出话。水壶在第一次同迈克跳下陡崖突围的时候就丢在山上了,到现在我已经九个小时没喝一滴水了。当我跌进河里的时候还弄得浑身湿。因为失血过多.我感到头晕目眩,但我仍竭力打起精神。我必须站起来。如果那些基地分子绕到我的左侧,他们就能靠近我。如果他们带着照明工具的话,我就会像车灯照射下的兔子一样无处可逃。

到目前为止,我的藏身处很好地保护了我,但现在我必须离开这里。一旦那三个家伙的尸体被发现,基地分子就会蜂拥而至。我勉强站起身,穿着短裤站立在刺骨的山风中。我试了试右腿。不是太糟。接着我又试了试左腿,简直疼得要命。我试着把当时自己糊在伤口上的泥土和小石子弄掉,但是许多弹片嵌在我的大腿_L ,一动就钻心地疼。如果旁边有个房顶的话,我疼得肯定会跳上去。

我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就是我不清楚周围的地形。当然,我曾被困在身后山岭的陡崖上,了解那里的地形,但那儿只有一条上山的路,就我现在的情况,要爬上去太艰难了。我又试了试我的左腿,至少它的情况没有恶化。

但我的背钻心地疼。当然,我那时并不知道我有三节脊椎骨裂了,也不知道三节脊椎骨裂会那么痛苦。尽管右肩肌键撕裂(这我也不知道),但右肩还能动。鼻骨骨折的地方悸痛不止,但比起别处来这就是小儿科了。我的半边脸在从d 一l 上摔下来的时候也划伤了,前额上还有一个大口子,疼得厉害。

但最让我痛苦的还是干渴。我知道附近山上就有几条小溪,但是这并没有让我感觉好受多少。我必须尽快找到一条小溪,清洗伤口,饮水解渴。只有这样第二天早上我才能在电台上呼叫,联系上美军的直升机或者战斗机。

我收拾好自己的装备、电台、闪光灯和激光发射器,把它们装进我的背囊。我检查了一下枪支,弹夹里还有大约二十发子弹,胸前还插着一个满的弹夹。

随后,我走出了我的掩蔽处,走人兴都库什山脉的黑暗与死寂中。天上没有月亮,而且就要开始下雨了,这意味着月亮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出来。

我又试了试我的腿。它顶住了我身体的重量。我在保护了我一整天的巨岩旁边辨别了一下方向,随后迈着有生以来最为小心翼翼的步子朝山上走去。

 
1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