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从牛A到牛C

武侠,从牛A到牛C 封面

想当年贫尼看《射雕英雄传》时,很烦丘处机。此人像是得了歇斯底里症,吵死了。尤其是给郭、杨两家小孩儿起名字那一段,看得我差点笑死——丘道长你光想着“靖康之耻”,就让人家小孩儿名叫“靖”!那亏得丘道长您有幸遇到的是郭啸天啊,你丫要是遇到殷天正可怎么办?
我从来不觉得郭靖被“妻管严”,我只觉得黄蓉被“夫管严”——虽然,平常买菜钱怎么花,是你老婆一手包办的,但是,关键时刻你说声“全家一起去死”,全家就一起去死了,这才是真正的拉风!
纵观欧阳锋一生:出过名,有过钱,杀过人,放过火,吃过亏,上过当,作过恶,行过骗,通过奸,发过疯唯独没有服过软!——作为一个男人,其实坏不是悲剧,败也不是悲剧,软才是大悲剧!
无论如何,我绝不相信宁中则是为岳不群殉情。他是她理想、爱情、家庭和生命的摧毁者,为他殉个屁的情一我是因你而死,却不是为你而死!
金庸写女人的时候,温言细语,精雕细凿,即使是反面角色,也带着一点呵护的意思,仿佛一双脉脉含情的手在慢慢抚摸;但是古龙写女人的时候,毒辣老到,入木三分,不留情面,就像谈笑间一把撕开对方的衣服。


稍后阅读
Po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