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7%

4. 是她,不是她:天山童姥、李秋水

不是我有意要颁发并列奖项,而是这两人注定无法分开。

在天龙原著里,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妹妹都是没有名字的,不过一些电影和电视剧里给她们取了新名字--巫行云、李沧海,加上李秋水,我觉得还挺靠谱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对于无崖子这尊冥顽山石来说,只有李沧海才是刻骨铭心的沧海,而巫行云和李秋水却只能是眼前匆匆而过的行云、秋水罢了……

两人关键词:BT,可悲,女性super-牛B型高手

下面就从以上3个方面,分别对比一下程度:

天山童姥.VS.李秋水--Fight One:谁更加BT?

当然,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是super女魔头类型,其残暴、蛮横、恐怖的程度远远胜过叶二娘、李莫愁、梅超风、灭绝师太等其他令人闻风丧胆的角色!

比如说,天山童姥为了维护灵鹫宫对三十六洞洞主和七十二岛岛主的绝对统治,给众人种上生死符,稍有不如意就一年不给解药,令中毒之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痛苦折磨。

对待虚竹这个老实孩子更是蛮不讲理,先是逼人喝鹿血破荤戒,又逼人XXOO破色戒--虽然,我们后来发现,原来虚竹这个老实孩子骨子里对荤腥和女色很是向往啊,前后一共只痛苦了几个小时就转而乐此不疲了!但是,我们也要承认,天山童姥的本意,决不是要帮虚竹发掘内在人性、开始全新人生,而是为了发泄自己对别人至高无上的控制欲望,获得一种肆意妄为的快感罢了!

天山童姥的原动力就是与人为难--她要是有幸逮到的是云中鹤、田伯光的话,一定会废掉人家JJ(注:鸡鸡,佛祖恕罪);要是遇到的是洪七公的话,搞不好要割掉人家舌头;逮到王重阳一定逼他结婚;抓到康敏一定毁她美貌……反正别人的痛苦是她快乐的源泉!

李秋水也不是什么好鸟,为了引起无崖子的妒忌,抓来几十个型男玩弄,享尽齐人之福。等无崖子真生气了、离家出走,又不由分说把人家全杀了沉湖底,辣手摧花、暴殄天物,唉,可惜鸟可惜鸟……

不过这两个骨灰级BT相比较起来,我还是觉得李秋水更BT一些!因为--

(a) 李秋水是先发制人者。

表面上看起来,李秋水使天山童姥不能发育、终生侏儒,而天山童姥在李秋水脸上划了一个可怕的“井”字,令她新婚之夜痛失美貌--两人像是半斤八两扯平了。

但是大家不要忘记,是李秋水先动手的,是她阴人在前,断送了天山童姥唯一一次恢复正常发育的机会,关键时刻在背后大喝一声,使天山童姥叉了血脉、成为终身残疾人!这也才有了天山童姥后来矢志不移的报复活动。

这就像,虽然战争总是反人类的,但是侵略者和保卫者总还是有正邪之分的一样。

话说回来,天山童姥幼年练“八荒六合唯我独尊”时就内分泌紊乱,不发育,整个青春期想必都很无趣;好不容易有机会回归正常,又再度被情敌逼死--一个二十岁小姑娘遭到如此毁灭性摧残,一生的幸福和希望就此毁于一旦,后面那些BT的所作所为也就可以理解了。要是换成贫尼的话,估计在李秋水脸上划完“井”字还要再划一个“囧”字、再划一个“雷”字、再划一个“嬲”字……这口气也咽不下去!

PS:在本次事件里,最令人发指的其实不是李秋水,而是无崖子!

天山童姥受此重创,肯定要跟无崖子诉说,无崖子肯定是知道李秋水犯了严重故意伤人罪。但是他身为逍遥派唯一的男性户主,不主持公道就已经是渎职罪了,竟然还真的“当然不会爱上六岁身形的天山童姥,转而选择了李秋水……”,跟李秋水去无量山石洞里XXOO生baby去了!

这是什么行为?这是鼓励犯罪,这是泯灭正义,这是对施暴者的包庇纵容,这是对受害者的雪上加霜!

无崖子这种是非不分的糯米团,让我看他一眼都嫌倒胃口,真不知道怎么还会有两个女人为他死去活来……

本次PS完!

(b) 李秋水热爱杀人游戏。

李秋水遇到虚竹背着的尚未恢复功力的天山童姥时,那个和颜悦色,那个姐妹情深,搞得虚竹对她好感顿生。没想到她谈笑间,毫无征兆地就斩下天山童姥一只指头!又笑容可掬地打断天山童姥一条腿!又慈眉善目地拿个匕首在天山童姥另一条腿前晃来晃去地折磨人……

天山童姥虽然也是杀人不眨眼,好歹不拿杀人当有趣,李秋水简直是在享受杀人游戏,真是BT恶趣味!

综上(a)(b),李秋水比天山童姥BT一百倍!

天山童姥.VS.李秋水--Fight Two:谁更可悲?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是“我爱的人不爱我”症候群患者,一辈子没有停止争来斗去,两人都付出了终生残疾、孤苦一人的惨重代价,却依然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爱人。她们虽然武功高强、为人残忍,但其实都是很可怜的人。

--不过我觉得,还是李秋水更加可悲,因为--

(a)无崖子不爱天山童姥,理由非常直观和充分,就是没办法爱上一个永远6岁的幼女,这好歹可以归结为外貌问题,合情合理。

但是无崖子爱上一个和李秋水容貌几近复制的人,这说明无崖子对李秋水的外貌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他嫌弃李秋水的内心世界,所以不爱她。这倒显得无崖子还有几分情圣的味道,超越生理感受,注重心灵交流,这大概是真正的“爱”了!换言之,对李秋水也就是真正的“不爱”了!

(b)无崖子还是在跟李秋水生活了一段时间、甚至生了一个女儿以后,才选择背叛这段感情,这说明他越了解这个女人,就越不爱这个女人!

天山童姥好歹有个念想,“如果不是侏儒症的话,他或许会爱上我”;李秋水彻底没有悬念,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该验证的都验证了,结局就是一个“不爱”,真是太可悲了。

(c)天山童姥虽然得不到无崖子的爱,但是她始终知道这个真相;李秋水陪伴无崖子那么多年,青春时光、眷恋情怀、十月怀胎……付出那么多,居然只不过活在一个谎言之中,死前方知自己其实根本没摸到爱人的心思。所谓咫尺天涯,不过如此……

(d)天山童姥感情的失败,是有责任人的,她可以怪罪在李秋水身上,是李秋水断送了她的健康、爱情、幸福和希望,证据确凿,理直气壮;但是李秋水感情的失败却没有谁可以用来仇恨,你要恨谁--

天山童姥?人家毁你容貌是在你已经宣告婚姻破产以后;

无崖子?人家跟你结婚了,就是没法爱上你,那有什么办法;

李沧海?人家估计都不知道这事儿,你恨得着吗;

鸠摩智?

西夏国王?

宁夏公主?

……

可怜的人儿,你只能恨自己了……

综上(a)(b)(c)(d),李秋水比天山童姥可悲一百倍!

天山童姥.VS.李秋水--Fight Three:谁的武功更高强?

(a)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各有绝技,都是当之无愧的女性super-牛B高手

天山童姥号称“杀人不用第二招”,固然是有所夸张,我看她跟正经高手过招还是要打个二十几招的--可能是杀灵鹫宫下属的那些乌合之众不用第二招吧。

但是天山童姥的武功也确实高深莫测。

天山童姥独家秘制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把不适合女性练习的纯阳功夫硬生生倒转内息来修炼,“威力奇大”,副作用也奇大!也亏得是她内功底子好了,抗得住“天生三焦失调”,憋得身长不过3尺;而且每过30年还要返老还童、武功全失一次。要是一般高手的话估计早就练死了!看看欧阳锋身为五绝高手,倒转逆练九阴真经还不是练疯了……

在这次的新版中,此功被老金改名为“天长地久长春不老功”,俗不可耐,难听死了,完全失去了“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那种舍我其谁的逼人气势,老金肯定疯了!

天山童姥发明的“天山折梅手”更是具有大家风范!严格说来,天山折梅手不是一种具体的功夫,而是一种武学的境界,就是把天下所有的招式打法都融合、归纳、抽象、总结到“天山折梅手”里,有点“独孤九剑”第4、5重境界--木剑和无剑的意思。可见,天山童姥的武学的修为是到了一个宗师高度的。

还有生死符,应该也是天山童姥自创的,需要强大内力把空气中微小水分子聚集起来,压缩降温,形成刀锋状的冰片,然后附在人身上迅速融化、渗透、释放阴性内力,扩散至人身各处,要么奇痛无比,要么奇痒无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既阴毒又高深。

李秋水的内功显然是道家的小无相功,精微渊深,威力钧猛,甚至可以催动“少林72变”--鸠摩智只不过学了个大概,就可以去挑战少林,闹得鸡犬不宁,由此可见一斑。天山童姥是不会小无相功的,所以她后来多次找李秋水寻仇,都被李秋水用小无相功避过。

李秋水应该还会凌波微步,因为干光豪提到过他的太师父在月明之夜看到的壁上舞剑人,应该就是无崖子和李秋水还没有离婚的时候,用凌波微步在剑湖上追逐玩耍的情景。

李秋水肯定还会天山六阳掌。不过这些都是逍遥派的“内参”功夫,天山童姥料想也会,没什么独特之处。

要说李秋水的绝学,可能还要数传音搜魂大法,应该是超声波生化武器;还有白虹掌力,有点像可以空中定位的导弹追踪系统,或者“飞去来兮”那种东西。

(b)不过李秋水的功夫还是不能跟天山童姥相提并论。

首先,李秋水在削了天山童姥一个手指头、打断人家一条腿,并且天山童姥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之下,依然不能打败天山童姥。

而且,李秋水大部分时候都躲在西夏深宫,不敢跟天山童姥正面交战;只有算准天山童姥30年周期开始返老还童、功力尽失的时候,才敢出来挑衅。

综上(a)(b),天山童姥的武功是个分段函数,每隔一段周期就猛烈下降到0,然后随时间线性上升,到达峰值以后可以维持30年,直到下一个周期到来;而李秋水的武功基本上是个常函数,始终保持一个均匀的水平。也就是说,只有在每个30年周期初始的短暂恢复期,天山童姥才打不过李秋水;除此以外,在大部分稳定时期,天山童姥是远胜李秋水的。

从上面的3个Fight的结果,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就是:李秋水比天山童姥更加BT、更加可悲,而天山童姥比李秋水功夫更高。

同时,我们可以得到另一个结论,就是:其实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无论多么BT的行为、多么高深的武功,都不能解脱她们内心的痛苦!

内心的问题,只有内心本身才能解决。

像洪七公和欧阳锋两个冤家,临死之前看遍世事、心无一物、恩仇皆泯,才能真正地放下内心的负担,相视一笑,共赴死路,获得彻底的解脱!

但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呢,她们纠缠一生、痛苦一生,虽然临死之前,一个大笑:“不是她!不是她!”,另一个苦笑:“是她!是她!”,看似好像分出胜负,其实两个人所承受的巨大痛苦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虽然,她们俩貌似也是一个“共赴死路”的形式,但是彼此还把恩怨情仇攥得紧紧的,直到死时依然不能解脱,即使一起到了黄泉路上还要继续争斗,只不过换了个场子而已。比起洪七公和欧阳锋,境界真是差得太远了!

空有一身super-牛B的武功,却没有一样super-牛B的心胸,对这两个女人,我们也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4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