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8%

5. 国破、家亡、情殇、胳膊断:九难

(1) 大美女

长久以来,大家只记得阿九是美女,却忘记了九难也是美女,真是令人心寒呐……

我要郑重地为九难师太平一大反--九难师太是大美女!咚锵咚咚锵!

早在九难师太还是阿九MM的时候,就堪称《碧血剑》第一大美女!--还远胜温青青!

温青青第一次见到阿九,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又看见她“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儿里摘下来的人还要好看”;加上那时候阿九正好站在一堆蛮荒强盗之中(--用周星星同学的话来说:“好花还要绿叶衬托。”),更加显得她出水芙蓉一样不可方物。

温青青立刻自觉颇有不如,大感嫉妒,向袁承志飞去一个大白眼……

PS:说起温青青的好嫉妒,也真是人间一景--虽说小心眼小性子小脾气之类的东西一向是女人“坚持成传奇”的专利,但是温青青好像已然不止是“传奇”,更坚持成了一个……呃……循环程序--

100 if((温青青+袁承志).eqv.True)then

温青青=吃醋

温青青=发脾气

温青青=离家出走

温青青=惹上了麻烦

袁承志=焦头烂额赶去相救

goto 100

endif

……

大家看到了,这是一个死循环,因为只要袁承志去搭救温青青,两人就必然要在一起,就满足100 if条件,下一次循环就必然要发生!日日夜夜年年岁岁无穷匮矣!……

唯一跳出循环的条件就是--

if((温青青=死).OR.(袁承志=死))goto 200

……

……

200 stop

……

不过这也是袁承志的命,他跟爱上袁紫衣的胡斐、爱上岳灵珊的令狐冲、爱上阿紫的游坦之一样,属于令人费解的初恋牛角尖派。

本次PS完!

等到阿九在《鹿鼎记》中再次登场时,已经是经历了国破家亡、失去一条手臂、遁入空门的独臂神尼九难了!虽然说,此时九难已入四旬、上了年纪,再加上多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和心中痛苦的折磨,容颜多少会受到一些摧残--相貌想必大打折扣,不复当年的娇俏可人、容光焕发。但她一袭白袍出尘脱俗、面容清丽、眉目如画,依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冰美人。

尤其是,九难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即使在历经了国家、家族、个人、情感的多重悲剧以后,仍然不减丝毫。

《鹿鼎记》中,韦小宝手中动辄往来数万两银票,像阿珂这样小家子气的姑娘什么表现就不必说了,就连多隆这样堂堂的朝廷大员、郑克爽这样的贵族公子,也是难以把持、颇为在意的;只有九难毫无感觉--即使是在她已经身无分文的境况中。

本来嘛,还有什么荣华富贵是公主没有享受过的?!

《碧血剑》里,袁承志闯进皇宫时误入阿九闺房,躲在牡丹美人屏风后面,只见“房里锦帏绣被,珠帘软帐,鹅黄色的地毡上织着大朵红色玫瑰,窗边桌上放着女子用的梳妆物品,到处是精巧的摆设”--在这种地方长大的人,对金钱还会有概念吗?

“天下都曾经是我家的,还有什么财富能打动得了我?”

九难和有的知识分子那种做作的清高不同,她是一种见怪不怪的真正漠然!

还有在杀龟大会上,群雄骂骂咧咧、意气风发,一副“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模样; 后来成立“锄奸盟”这种组织松散、名称拗口的联邦合众政府,郑克爽只不过当上了一个福建的名义州长--除了外事权以外,几乎什么权力都没有,完全就是个空架子--就得意忘形、谈论不休,还吃陈近南出任盟主和天地会占3个合法席位的醋,见识之浅薄、举止之孟浪,没有半点“国姓爷”后人的气度!

九难呢?其实九难要是把身份一亮,那可真是名正言顺、号令群雄了!但是九难什么反应?--不动声色,冷眼旁观!

唉,你们反清复明,自觉深明大义、以天下为己任,说白了还不是我们朱家的家务事?你们争来抢去,还不是我们朱家的江山?别说是陈近南,就算是郑成功,也还是我们朱家的臣子!天地会,不过是我们朱家的保镖队!

九难要是搅进去,就算是当上锄奸盟盟主+天地会总舵主+红花会“会长”+洪门“门长”+南少林五祖“祖长”+忠青社社长+……,也还是掉了身价!

难怪群雄亢奋激扬,她只疏疏落落站在一旁。别人只当她不合群,殊不知,这正是大BOSS下基层的姿态啊……

总之,九难身为公主,骨子里那种雍容大气的风度,融合她历经磨难之后那凛然不可侵犯的面容、匕首出鞘般的神色,更有一番别样的魅力!--“与你年轻时的美丽相比,我更爱你现在饱经风霜的容颜!”

我觉得九难这种既高贵、又冷峻的特殊的美,是很难找到的,也许潘虹可以演出那种感觉来。可惜,几乎每一部《鹿鼎记》,女主角都在韦小宝的7个老婆上打转转,然后随便找个中年妇人,包上头、拿个拂尘、挂串珠子,就开始演九难了!我每次看到那些面貌模糊的九难都很不解:难道当年崇祯那一剑是剁在了脸上不成?

尤其以周星星那个版本的最令人发指!里面的九难对韦小宝一脸谄媚、痴呆傻笨也就不说了,后来中了那个什么“我爱一条柴”,顶着个大红鼻头、满眼春意荡漾、在屋子里四处乱跳,像打了鸡血一样,看得我真想去死……(--不过人家是娱乐片嘛,也就只好牺牲一下了,就连康熙还不是满口荤话……)

话说,我刚当上灭绝的时候,跟以前同学聊天,人家都说:“……实不相瞒,每次叫你师太,脑海中就浮现起周星驰那版《鹿鼎记》里面那个欲火焚身的老尼姑的样子!”

我立刻对他们怒目而视!

--随即双目含悲,说:“……实不相瞒,我每次听到你们叫我,也就是想起她那个欲火焚身的样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2)相对高手

九难到底是不是高手?高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在“硬武侠迷”中一直倍受争议。

PS:长期以来,武侠迷中存在着关于“武侠让娘们儿走开”的潜在矛盾,具体表现就是大部分男性读者对女性读者把武侠小说言情化的习惯恨铁不成钢;大部分女性读者对男性读者不解风情的习惯恨水难成冰……

后来,有高人发了个神帖,使得这种矛盾进一步激化,双方阵营从互相指责到挖苦讽刺到恶毒谩骂最后开始问候对方家庭嫡亲女性成员……其间尽显男施主们的蛮不讲理和女施主们的鼠肚鸡肠,吸引了无数唯恐天下不乱的看客,例如贫尼……

这样很不好!

男女同胞们在一块,应该珍惜资源,打情骂俏才是正解,怎么能对峙决裂呢?逆天啊……

为了解决这个难以调和的矛盾,我建议大家--就不要调和了。

因为,调和,往往会造成一种强行消除个性、片面追求共性的虚假繁荣,这既是广大热血武侠迷们无法接受的,更是这个快意江湖所不需要的。

还是尽快分出流派,让双方的特征分别成为各自的“主义”,才是王道……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借鉴科幻界分出“硬科幻”“软科幻”的做法,把武侠也分成“硬武侠”“软武侠”--侧重武功、招式、历史线索、侠义精神的归为“硬武侠”;侧重于感情、恩怨、文字美感、人物内心的归为“软武侠”;硬武侠不要嘲笑软武侠风花雪月,软武侠也不要责怪硬武侠打打杀杀--大家各投所好、各自为营,既不要东风压倒西风,也不要西风压倒东风,互相尊重、百花齐放、求同存异、和谐发展。

本次PS完!

因此,正如软武侠总是关心九难内心对袁承志那一世不改的纠结怨念一样,硬武侠则更关心九难到底是不是鹿鼎第一高手。

正方的依据通常是--九难在杀龟大会上有一段内心独白:“说到武学修为,除了学得木桑道人所传的铁剑门武功之外,十余年前更得奇遇,百尺竿头又进一步,与当年木桑道人相比,也已远远地青出于蓝,环顾当世,除了那个不知所踪的袁承志之外,只怕再无敌手了……”

以九难的RP,我们相信她既不会得意忘形,也不会妄自菲薄。再说,内心活动不必示人,自然也不用假作谦虚,这一段话应该是对自己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而说“不如袁承志”,恐怕是出于对袁承志的深情爱慕所导致的习惯性崇拜。况且此时袁承志已经退出江湖,不在排行榜里蹦跶了。所以九难应该是NO.1了。

反方的依据通常是--九难居然扛不住桑结6个师弟喇嘛的齐攻,身负重伤,要不是遇到 Lucky Boy 韦小宝的话就嗝儿屁着凉死翘翘了!桑结本来就是三流货色,他的师弟们还更逊他一筹,九难堂堂一个一流高手,打不过几个四、五流货色,说不过去吧?!

还有施主说:记得九难曾经跟澄光大师对过一掌,澄光立时气血上涌,险些绷不住;而九难还可以跃到一边,夸一句“好掌法!”。很多施主认为这是九难示弱的表现,并且由此得出九难不及澄光的结论。

贫尼万不赞同!

我觉得九难这句话翻译成现代白话文就是:“8错,竟然没被我一掌打死,只是被我一掌打吐血!”这是示弱吗?这分明是自得。真要是示弱的,反而嘴上是不会饶人了,铁定说:“秃驴!竟敢和贫尼抢……呃……风头!咱走着瞧!……”

由此可见,九难对付一个少林高僧都是没有问题的!由此可以得出推论:九难对付一个四、五流水平的喇嘛也是没有问题的!--那为什么对付6个就有问题了呢?

显然,那是因为6个喇嘛的某种能力发生了叠加!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什么能力呢?

我们知道,武功分为两个方面,招数和内力。招数讲究速度并且形式多变,类似于频率;内力为招数提供动力,类似于能量。

我们还知道,大小不同的频率如果简单地相加,合成后的频率不会加强,只会变乱,搞不好还有抵消,使合成频率变小。这就像6个喇嘛的招数是无法叠加的,九难如果能化解他们1个就能化解他们6个,人数增加是不会改变双方招数的实力对比的。

但是,能量却是可以相加的,几股小能量可以毫无障碍地汇成一股大能量。这就像6个喇嘛的平常内力,叠加在一起成了很致命的内力,让九难无法抵挡,终于落败。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九难并不是没有过以一当十的战绩,例如,九难在少林劫持韦小宝那一段:“澄心、澄光等……出手阻拦,少林寺澄字辈的僧人各施绝技化开,可是众僧虎爪手、龙爪手、拈花擒拿手、擒龙功等等,却也没能抓住此人。众僧惊诧之下,都是心念一闪:‘天下竟有如此人物!’……突然间身子拔起,从殿顶的破洞蹿了出去。这一下去得极快,殿上空有三十门名少林高手,竟没一人来得及阻挡。”

这一段说明,九难一是轻功卓著,二是身怀神行百变神功,所以被群殴的时候可以脚底抹油溜了。同时也说明,九难身为一个中年女性,内力是很有限的,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个劣势,所以基本不跟人拼内力。但是她擅长 “招式”型的打法,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这是一种实用游击战法,让她屡屡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我们又有了一个问题:那九难为什么不依照经验,跟那6个喇嘛比招式,而是要跟他们拼内力呢?

我们再看书。当时阿珂“一进门,只见白衣尼盘膝坐在地上,右手出掌,左手挥动衣袖,正在与敌人相抗……待要细看,已被房中的内力劲风逼了出来……”

--好了,果然在拼内力,跟我们推想的一模一样!--同时也回答了我们的问题,--原来拼内力是因为--九难正好窝在屋子里,不能施展神行百变的招数,逃不掉呐!

唉,九师太啊,游击战法是很讲究大型空间的,你前几次能成功逃脱都是因为恰好在户外,不在屋里啊!可惜你早生了几百年,没有听过那首《游击队守则》--

在那秘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那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

九师太你看到没有啊,都是些个山高任鸟飞的地方--不然你“行”都没法“行”,还“变”个屁啊……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来,九难虽然输给6个喇嘛,但是是因为她不熟悉比赛场地,不是因为她技术水平低--你把一个世界级的公路自行车选手扔到越野自行车赛泥道上让丫骑,人家踩两细轮子在泥地里连滚带爬……终于输给了国内市体校的某越野自行车选手!于是你立刻宣布,世界级运动员还不如我们市体校的!--这合适吗?!

 
4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