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4%

3. 想做英雄、必先毁容:余鱼同

遥想当年,余鱼同在一时情浓亲了四嫂骆冰之后,曾经在酒馆里对自己下了一句话评语:“千古第一丧心病狂有情无义之人!”

“千古第一丧心病狂”自然是极度悔恨和自责的表达;“有情”是对四嫂的有情,虽然用的是褒义词,却没有半点褒义,倒是痛恨自己放不下、忍不住、解脱不得;“无义”是对四哥的无义,文泰来生死不明,自己这个做兄弟的倒是颇有几分取而代之的意思。--余鱼同并不是无耻小人,虽然禁不住会有邪念,但是好歹还知道那是邪念。后面的事实也证明,余鱼同还是颇为讲义气的。

贫尼以为,余鱼同是一位虽有过失、但仍不失为有情有义的好同志!

PS:余鱼同出场之时,还是很有几分书生气的……讨人嫌的。

首先,余鱼同很帅。

有査史为证:“那书生长身玉立,眉清目秀。在塞外边荒之地,很少见判这般风流英俊人物”。

其实吧,我觉得,老金年轻的时候肯定长得不怎么样(--就算看他现在七老八十而一副圆脸瘪嘴老太太的模样,也推断得出来丫年轻时八成是付笛生那个五官和脸型,也就是贫尼这个样子。能有型吗?)。

所以老金对俊秀帅气、风流倜傥的男人通常怀有潜藏的刻骨仇恨,只要落到他的笔下,铁定没有好下场:

要不就薄情之(--例如福康安);

不薄情的就痴呆之(--例如胡逸之);

不痴呆的就奸险之(--例如慕容复);

不奸险的就残疾之(--例如杨过);

不残废的就自宫之(--例如林平之);

不自宫的就自杀之(--例如张翠山);

不自杀的就被杀之(--例如杨康);

……

没被杀的就是余鱼同--毁容之!

老金笔下的大英雄通常都是粗犷彪悍型,乔峰、胡一刀、胡斐、文泰来等等,都是巴蒂斯图塔附身。

由此可见,老金正积年累月地向我们灌输一个道理:想当英雄,必先毁容!--其心何其险恶!

其次,余鱼同很啰唆。

有査史为证:对方小球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来者何人?”--爽了,引发余鱼同一通长篇表白:

“(先虚情假意地夸奖对方--)做公差的耳目真灵,这碗饭倒也不是白吃的,知道红花会中有区区在下这号人物。常言道:光棍眼,赛夹剪。果然是有点道理。……

“(然后深刻解析自己ID的含义--)在下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余名鱼同。余者,人未之余。鱼者,混水摸鱼之鱼也。同者,君子和而不同之同,非破铜烂铁之铜也。……

“(然后假谦虚、真自负、且矫情地表明自己地位--)在下是红花会中一个小角色,坐的是第十四把交椅。”

(还嫌不过瘾--)把笛子扬了一扬,很卖弄地说:“你们不识得这家伙么?”

小球果然秉承了底层劳动人民的善良天性,很捧场地说:“啊,你是金笛秀才!”--要是贫尼这样刚烈的人,才不吃你丫那套,铁定说:“少侠原来是位民间艺术家!”余鱼同必然大怒:“妈的你才是艺术家,你们全家都是艺术家!”然后一招“金笛横扫”,直击贫尼后腰……

而且余鱼同还挺恩将仇报的,江湖上都讲究互相卖个面子,人家小球都捧他了,他却不捧人家,尖酸刻薄地说:“阁下手持宝剑,青光闪闪,獐头鼠目,仪表非凡,想必是北京大名鼎鼎的捕头吴国栋了。听说你早已告老收山,怎么又干起这调调儿来啦?”--贫尼一向以为,这么讨打的话,只有贫尼一个女博士才说得出来,没想到余书生一个男秀才也说得出来!难怪知识分子一向不招人待见……

想人家乔峰、胡一刀出场,态度多么不卑不亢,语言多么铿锵有力! “在下乔峰!”“在下胡一刀!”--正合我意!好性感!

如果,乔峰出场,一抱拳说:“在下姓乔名峰。乔者,乔装、伪装之意,是老金暗示在下身份的不真实,另有隐情;峰者,山峰也,与后面出场的在下的亲生父亲萧远山之名遥相呼应。--注意:不是“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锋!……在下不才,在丐帮身居高位,坐得第一把铁交椅、端得第一个铁饭碗……”--如果乔峰也这样啰哩巴唆地没完没了,贫尼断然……还是一样喜欢他,此生永远不变,立此为誓!

第三,余鱼同的武器也很失败。

大家都知道,江湖惯例:武器越普通的越是高手,通常就是刀剑,最厉害的就是一双肉掌;武器越奇巧罕见的就越成不了气候,南海鳄神拿大剪刀、圣笔书生拿毛笔、吴三桂用西洋火枪、鳌拜用血滴子……注定都进不了NB级别。

余鱼同拿个笛子,一看就是二三流人物。--其实民间管弦乐器本来并没有错,你看人家任盈盈会吹箫,引得仗剑、杂谈多少施主抓耳挠腮、心向往之?问题是余鱼同还把笛子镀金,镀得金光灿灿,好像是刚打电话从侯总那里买来的一样,一点武侠范儿都木有……

以上说明:

(a)帅哥不讨老金喜欢

(b)知识分子不讨群众喜欢

(c)吹笛子不如吹箫讨……施主们喜欢

本次PS完!

如上所述,尽管余鱼同如此讨嫌,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余鱼同仍然不失为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同志--

(1) 余鱼同之“有情”:

对于余鱼同对骆冰的一片痴心,其实也没什么,毕竟随着时代发展,狡猾的男人们也逐渐趋向于用形式上的开明化来掩饰内心深处的虚荣化--别人都迷自己媳妇儿也从侧面说明自己有魅力!比如李敖同学,就经常得意扬扬地大肆渲染,自己当年娶了台湾第一大美女胡因梦时,如何如何成为各种男人的众矢之的、暗爽到内伤……

而且江湖中人其实也很势利的!想当年人家欧阳锋叔嫂恋,我靠,孩子都生下来带在身边“视如己出”了,江湖上谁敢放个屁?人家余鱼同不过是一亲芳泽,舆论立刻一片哗然!男人们纷纷愤而恶毒诅咒之:“淫人妻女者,妻女必遭人淫之!”

恕贫尼愚钝,对于这种控诉方式,一向百思不得其解!一群男人骂一个男人,骂来骂去,都在女人身上打转转?这是什么骂人思路?

话说,神奇的男性们,对于一个女人爱到极致,无非是要跟她XXOO(--例如尹志平);对于一个男人恨到极致,无非是跟他的直系嫡亲女性亲属们XXOO(--例如大家喜闻乐见的国骂)……

--咦,为什么男人无论表达非常爱,还是非常恨,都通过XXOO这一种方式?

唉,贫尼只能推断,男人都是天生的XXOO崇拜者,认为XXOO是宇宙无敌灵丹妙药尚方宝剑,可以解决人间一切问题!

难怪,和尚们整天忍辱负重、大言不惭、寻死觅活,却什么实质性问题都不曾解决过--佛祖在上,贫尼一时情浓,胡言乱语,恕罪则个,哈利路亚……

再说,现在国家开放搞活,各种情景……呃……喜剧涌入国门,“叔嫂系列”恐怕是口味最轻的了,“亲一下”这种层次只有在幼儿节目里才会有,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怜的余鱼同,早生了200年……

PS:贫尼以为,此事之中,文泰来和骆冰夫妇的表现才叫做屌!

首先,骆冰毫不为所动,义正言辞,表现出了对丈夫的尊重和对婚姻的忠诚。

人间虽然有南兰、马春花和田青文之流给女性丢人,好在还有宁中则、韩小莹和骆冰之辈给女性争气!唉,就不要说胡夫人了,即使世界上多一些李萍,大概杂谈上也没有那么多怨男整天哀号个不停了……

可惜,部分男性可能是被伤透了心,伤心伤得智商也退化了,开始回到处女问题上兜圈子。--当然了,我可以理解,大家的本意是要求伴侣保持高度忠贞,这是没有错的,--问题是你要对症下药啊!不是贫尼说话难听,南兰、马春花和田青文也曾经是处女;宁中则、骆冰和胡夫人也不是处女;--处女跟忠诚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其次,骆冰和文泰来对余鱼同表现出了非常冷静和善意的宽容。

骆冰先说:“四哥是大仁大义的英雄好汉,怎像你这般……”--表明了丈夫在自己心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完全绝了余鱼同的念想。

然后又引“红花会八荣八耻”,唤醒了余鱼同的理智,令余鱼同羞愤难当,悔不当初,彻底清醒过来。

最难得的是,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骆冰说:“只要你以后好好给会里出力,再不对我无礼,今晚之事我绝不对谁提起。以后我给你留心,帮你找一位才貌双全的好姑娘。”然后拍马而去。

后来余鱼同向文泰来认错,文泰来也就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早就知道了,不怪他,年轻人一时糊涂而已……”--这才是男人的大气量!

话说武林中人,个个都是“好记星”,谁抢了谁一个馒头,两家人能从明初打到清末,子子孙孙无穷匮矣……所以,恩仇必报真没什么了不起,分得清什么是恩什么是仇才叫做真了不起!

文泰来如此反应,一方面是对妻子的信任,另一方面是对兄弟的信任,更重要是对自己的信任。--有时候很简单的东西,反而是最困难的:一个人一辈子可以弄明白什么人值得自己信任,自己又该怎么去信任,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此时此刻,原谅贫尼插叙之心又起,要插两个故事:

一个是我从书上看来的。一个小男孩儿青春期萌动,爱上了自己的美丽班主任。有一天,此美丽班主任穿了个低胸裙子,小男孩儿在讲台上问问题的时候一时情浓,进入忘我境界,情不自禁伸手在美丽班主任那诱人的脖颈上摸了一下。立时,全班惊呆,美丽班主任惊呆,小男孩自己也惊呆。这时候,美丽班主任微微笑了一下,对全班说,刚才老师脖子上有一只小飞虫,谢谢这位同学帮老师把小虫子赶走了……于是事情过去了,再也没有人提过。

另一个故事是在我的小学发生的。一个小男孩青春期萌动,爱上了自己的美丽女同桌。有一天,此美丽女同桌一个人站在窗台边发呆,小男孩站在旁边一时情浓,进入忘我境界,情不自禁亲了美丽女同桌……一阵子。不幸被美丽同桌的父母看到,立时大吵大闹,找老师,请家长,“小流氓”之类的神经质漫骂和“三岁看到老”之类的歪理邪说不绝于耳……然后小男孩儿退学了,听说成了人人向往的古惑仔。

我要说的就是:人生的很多欲望,甚至是一些邪念,未必都跟人格和操守有关系。

一个好人,未必是一个没有邪念的人,也许只是一个懂得控制邪念的人。那么,在他还不是太懂得控制的时候,我们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

人生的很多错误,也未必都需要惩罚,甚至也不需要点破。因为,谁又不会成长呢?!

本次插叙完!

试想,如果文泰来夫妇得理不让人,痛打落水狗,把余鱼同押上红花会香堂,施之以“三刀六洞”之刑,在江湖上把他彻底搞臭,也是合理合法的事情。但是,江湖上只会多一个灰头土脸、偷鸡不成、一蹶不振的衰命鬼;少一个后来忠肝义胆、奋勇杀敌、不惜毁容以搭救四哥的余少侠!

在武林之中,文泰来和骆冰,也许算不得是上上等的武功高手,但是我觉得,他们是上上等的兄嫂和夫妻。

本次PS完!

(2) 余鱼同之“有义”:

余鱼同有一段,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就是他在凉州府衙后院救文泰来的一场。

余鱼同只身闯入敌穴,勇不可挡,后来割断文泰来身上绳索,兄弟两人并肩作战!

PS:贫尼可能是年少时,受香港警匪片影响太深,一看到这种兄弟并肩作战的场景就热血沸腾、情难自抑,只恨自己是个女流,平时跟闺蜜再是感情深厚,也只能用交换零食、隐私和八卦的方式来表达。还是男人之间畅快淋漓,对好兄弟一般都不磨叽,高兴起来一个扫堂腿,一切尽在不言中……

贫尼借此机会,向伟大的香港警匪片和武侠片致敬!如果没有你们的熏陶,贫尼的人生观断不会像现在这样健康!

想贫尼长这么大,不知道背过多少马列主义思想,听过多少师长谆谆教诲,被罚抄过多少长篇校纪班规(惭愧……),写过多少虚情假意的检查(再次惭愧……)。但是说到人生观的形成,还是周润发的贡献最大!贫尼一向拜发哥的各种角色为自己的德育老师和训导主任!

现在贫尼虽然成了中共党员和灭绝师太,但是,仍然深以自己是本支部里唯一一个知道小马哥是谁的人而傲然全研究所!当然,客观地说,全研究所上下也只有贫尼一人知道贫尼在傲然……咳咳……

本次PS完!

余鱼同武功未必见得有多高,但是狠就狠在“不要命”三个字,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架势。张召重虽然阴险狡诈,但也百思不得其解,问:“你这打法是谁教的?”唉,他哪里能明白,余鱼同此时的招式,已经不是出于武当的恩师,而是出于“赎罪”的心结了。

文泰来当真配得起余鱼同如此情意--他武功更高一筹,本来已经逃出大厅之外,但看余鱼同身中数刀、满身是血,竟然又回来了,甘愿自缚于敌手!

想我当年,《书剑》还是我躲在自己房间里假装做作业的时候,蒙在模拟题库下面看的。看到文泰来大叫一声“住手!”,慢慢走进厅里,谁都不看,只是径直到余鱼同身边,垂下泪来……我真是热泪盈眶、哽咽难忍,仿佛这热血江湖、铁骨男儿、刀光剑影,就在眼前,--还趴在书上小哭了一阵子,心里又难过又激动、浑身发抖……

等到哭够了,擦一把眼泪,看清楚眼前竟是--墙上贴的一张《化学元素周期表》……立刻万念俱灰,只觉得人生没有半点希望。如果不是家中尚有四十老母就在客厅打毛线,随时准备来偷看我有没有在学习……的话,真想一死了之。妈的!

文泰来想必天生有一种慑人的豪气,他喝道:“快给他止血救伤!”清兵本来是他的对头,居然被他震住了,都鬼使神差地听他吩咐,果然去拿药救人了!

贫尼以后长大了,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心理病叫做“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说的是绑架案中,人质会不自觉地听命于劫持犯。贫尼当时就想,这世界上大概还有另一种心理病叫做“凉州府衙症候群”,劫持犯会不自觉地听命于人质……妈的,这是什么境界?!

PS:虽然,《书剑恩仇录》的男主角、女主角、以及男女主角之爱情,都是非常无趣的,但是,此书我还是很喜欢看的。主要是喜欢看红花会十四侠!

贫尼一向就不承认《书剑恩仇录》是一个讲“陈家洛带领红花会反清复明”的故事,而是一向都认定《书剑恩仇录》是一个讲红花会十四侠兄弟情深、拼死搭救四哥文泰来的故事,陈家洛只不过是个串场子的小球而已……

我记得老金有句话,大概是说:一个作家的处女作,包含了他一生中所有作品的故事模式……

我看也差不多。《书剑恩仇录》中的很多人物和情节,都带着以后金庸武侠中经典人物和桥段的雏形,只不过那时候老金还在模仿梁羽生,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罢了。

比如“奔雷手”文泰来,俨然是乔峰的早期版!

文泰来豪气盖天、胸襟开阔、威震天下,是响当当一条硬汉。他的武功“奔雷手”更是刚猛异常、势不可挡,有乔峰“降龙十八掌”的味道。

而且文泰来有勇有谋、胆大心细,危急时分也很沉得住气。乾隆密室审讯那一段,文泰来不卑不亢、真真假假,一方面要拖延时间,另一方面还要让乾隆晓得厉害。他话虽不多,但是字字都敲在乾隆的死穴上。乾隆贵为一国之君,能把陈家洛骗得团团转,却拿文泰来毫无办法。由此高下立现。

要说文泰来有什么不如乔峰的地方,我觉得就是,乔峰自出场以来,无论什么场合,哪怕是被整个江湖误解唾骂,百口莫辩,人生处于最低谷,也依然是气势逼人、震人心魄、半点不见势弱,真是天字号第一大英雄,上下五千年再无人可及!(--原谅贫尼一时情浓,用词有点肉麻,不过好在本来也是事实……)

但是文泰来自始至终,总是有些被动:一出场就负伤;被迫投奔铁胆庄,还遭一个势力管家看球不起;后来又不得不躲在一个地窖里,还被一个小屁孩儿说漏嘴供出来,被官府抓起来了……当然,贫尼本来也就是一个小球,并不是见不得别人低头,只是说这样的文泰来,多少不如乔峰那么痛快!

还有文泰来、骆冰夫妻情深,也不让胡一刀夫妇。胡一刀夫妇心意相通、如同一人,简直是天上才有的神仙美眷。而文泰来和骆冰倒是烟火气息更重一些,很多小细节看起来更加真实亲切。

比如,文泰来从铁胆庄出来,上马之时,POSE非常之拉风,众人都喝彩。骆冰就情不自禁“嫣然一笑”,暗爽到内伤,好像大家在夸自己一样,很传神。我想,天下间幸福的妻子,一定都是深以丈夫为荣的!这也不需要丈夫一定是人中龙凤、马中赤兔、流川枫葫芦娃闪电侠、恐龙特级克塞号……有时候就是夫妻间的一种自然而然的生活态度。

哎,想文泰来在骆冰心中如此地位,余鱼同真是找死……

文泰来天不怕地不怕、鬼神不买账,不过平生只服气两个人,一个是红花会的卓帮主,另一个就是身边这位骆娇妻。

陆菲青劝说文泰来逃命要紧的时候,文泰来本来觉得多少有点窝囊,不够光明磊落,本来不想听从,但是骆冰只是轻轻叫了一句 “大哥”,握了握他的手,一切再无需多言。文泰来自然明白,自己除了要顾及一世威名,还要怜惜眼前这位娘子,也就不再坚持了。

以前贫尼有个兄弟说过,文泰来“耳根软”“怕老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并举了上述例子。

贫尼真是无语问苍天!

话说,男人做决定到底看什么?是看这“决定”有理没理,还是看这“决定”是男是女? “怕老婆”和“尊重老婆”是一回事儿吗?莫名其妙……

再话说,《书剑恩仇录》中,很多时候骆冰说完话都会习惯性地看看文泰来,文泰来也就点点头。--我不知道这里面谁“耳根软”了?

而且骆冰为了救文泰来,几次出生入死,根本没有半点犹豫;文泰来叫她先走,她就说“要死一起死”,也没有半点退缩。--所谓尊重,本来就是相互的,一方面你尊重我,另一方面我也配得起你的尊重,才是王道。

再再话说,贫尼作为一个极端大男子主义者,虽然坚决赞同男人是主心骨和顶梁柱的家庭宗旨,并且坚决支持郭靖说一声 “全家一起去死!”然后全家就一起去死的家庭基调,但是,郭靖也从来没有随随便便就叫全家一起去死吧?!郭靖一生多少次被人追杀、又多少次仓促逃命、还多少次低头认输,也没有叫全家一起去死吧?!如果一个男人要用“全家一起去死!”来试探自己的家庭地位的话,那就自己赶快去死吧!

再再再话说,江湖惯例,高手都是深藏不露的,小球才动不动就掀桌子跳脚斗殴。

最怕别人说他“怕老婆”的,都是最怕老婆的,而且是真怕的那种,也就是真没意思的那种。真正在家庭中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关键时候有把握叫“全家一起去死!”的,平时都是不动声色、不露峥嵘的。--本来嘛,内功,何需时时刻刻昭示众人?!

……

可惜,贫尼当年还年轻气盛,没有现在这样的精气神来大讲道理--当时千言万语就汇成一句话:“你懂个屁啊!”--遂绝尘而去,落得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千古奇冤,唉……

骆冰对文泰来情真意切、关怀备至,余鱼同看得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心想:“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妻子,纵然身受重伤,那也是胜于登仙。”跟苗人凤对胡一刀说 “兄弟得此佳偶,过一天远胜别人十年!”也很相似。

最后余鱼同出家,骆冰说不开心,因为以后大家死了,兄弟们都在阴曹地府打打杀杀,只有余鱼同自己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大家不能再相见。余鱼同随即一把扯掉袈裟,仰天长笑,说,那就不做和尚啦,一起去黄泉路上继续做好兄弟、混江湖!(--话说余鱼同毁容之后,确实没有了以前知识分子那种矫揉造作的小情调,变得干净利落、洒脱豪迈,大侠之风渐成,再次验证了老金在大侠审美观上的险恶用心!)

那种赤诚坦荡、同生共死的感觉,也跟胡一刀夫妇和苗人凤这“风尘三侠”间肝胆相照、割头换颈的胸怀别无二致!

综上所述:

(1)《书剑》的第一男主角是文泰来,第一女主角是骆冰,第二男主角是余鱼同,陈家洛是个小球!

(2) 乔峰的神韵贯穿整个査史,万古流芳!

本次PS毕!

 
5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