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3%

第十二章 我的失败和伟大--令狐冲

“我的失败和伟大”是刘若英的一首歌名,当我第一次听到时,猛地一个激灵--我靠!这不就是令狐冲吗?

纵观老金各大男主角,令狐冲实在算是里面不怎么成功的一个。

首先,他失恋了!

--失恋并不悲哀,悲哀的是其他男主角都不曾失恋过--人不患贫,患不均!

杨过、郭靖、乔峰、虚竹、张无忌、陈家洛、袁承志、夏雪宜……人人莫名其妙就有美女来两情相悦、不离不弃,大部分还不止一个两个。

胡斐?袁紫衣那个神经病又不是不爱他,无非是够做作而已。

段誉?虽然过程麻烦了一点,虽然结果可疑了一点(王语嫣更像是走投无路、退而求其次……),但毕竟还是抱得神仙姐姐归了吧。

韦小宝?厉害了,各种各样MM统统尝了个遍。例如:

双儿的贴身保镖+贴身女仆型;

建宁的富贵倒贴+SM女皇型;

洪夫人的奉子成婚+梅开二度型;

阿珂的冰山美人终于融化型;

沐剑屏的可爱幼齿Lolita型;

曾柔的拉斯维加斯waitress型;

方怡的特工狂花型;

索菲亚的异国风情+一夜情型;

……

怪不得天下男人一提起韦小宝就莫名兴奋不能自控。--至于真不真、纯不纯的,恐怕连韦小宝自己都不在乎。

但是,令狐冲的小师妹,却是扎扎实实爱上了别人。

虽说后来有了任大小姐--人都说:治疗一段感情创伤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感情--但是令狐冲对任盈盈的感情,掺杂很多感激、报恩,甚至亏欠、内疚的成分,与跟小师妹那种青梅竹马、痴心相对的感情相比,恐怕不是一个火候。

如果小师妹回心转意的话,令狐冲会做什么选择?谁会有确定的答案?

在小说结尾,在青纱帐外大路上,令狐冲五味杂陈,任盈盈若有所思,到底令狐冲心中那个初恋的伤痛有多深,谁又知道?

其次,令狐冲也称不上“侠之大者”--这不是打击他,而是真诚地、由衷地羡慕他。

话说各位大侠在江湖上混,经常处于各种矛盾之中--例如正义、善良和技巧等等的取舍和平衡。

像张无忌,就是太过于“善良”。经常大施妇人之仁、是非不分,让人恨铁不成钢。

像乔峰,就是太过于“正义”。不屑于玩弄技巧,可惜架不住敌人又用阴谋又用阳谋,而自己却只能用阳谋--这好比上来一开打就先少掉一半装备,可以想象活得有多累。

像杨过,就是太过于“技巧”。做好事又留名又留情,唯恐天下不知;而且他和小龙女夫妻二人多少有些生性凉薄,为了自己的爱情,什么都可以牺牲,似乎别人的疾苦与他无关。

……

我看吧,就令狐冲还能三位一体--和谐,真和谐!

他出于正义感,救恒山派于危难之中--但又不至于到了“以天下为己任”的地步,不会像郭靖一样要一家老小跟着自己为一个末日朝廷殉国;而且他的“正义”很人性化,不像灭绝师太之流,过分拘泥于所谓“正教”规矩,行事孤僻古怪,咬牙切齿,没有一点人情味儿,还不如田伯光真实可爱;

他出于善良,舍命搭救向问天和任我行,并不纠缠他们的江湖身份是正教还是邪教--对于正邪概念,他有自己的理解,不限于教条。就像他自己说的:“什么武林规矩,门派教条,全是放他妈的狗臭屁!” (--不错,还会爆粗口,好性感!)所以才会在梅庄对任我行冒死相救,但又在任我行“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后毅然离开。

他做事的时候,既不回避用技巧--“就算是正人君子,倘若想要杀我,我也不能甘心就戮,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卑鄙无耻的手段,也只好用上这么一点半点了”,但又不至于像韦小宝那样滥用技巧--狡猾放纵、八面玲珑。

当然,令狐冲并不是在刻意保持中庸之道,而是天性就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这种洒脱的魅力,正是其他饱受忧患的大侠所没有的。 最难得的是,和各位大侠的一本正经、满身正气不同,令狐冲甚至还能追求点生活情趣,走的是游戏人间的浪子路线--“口齿轻薄,说话不正经”,“说话不骗人,还有什么好玩的”。难怪连小尼姑都思凡了。

好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令狐大侠了,因为其他大侠都成仙了!只有令狐冲还是凡人,最具亲和力,真实得就像我们自己一样。

看看我们自己的那些逝去的青春岁月吧--

我们也会失恋。我们有时候就像令狐冲一样,恨不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去死,但是往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得不 “见岳灵珊和林平之握手相倚,不由胸口一酸”。

我们也喜欢无拘无束,不守规矩,偶尔做点小恶--虽然不能扮将军、逗尼姑、吸老叫花子的酒,但是经常逃课睡觉、考试作弊、聚众打架、群策泡妞、团体A片、抬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自觉无伤大雅,进而反以为荣,深信“品学兼优”是句骂人的话。

我们也会被人误解。就像令狐冲蒙受六猴儿之死的冤枉、百口莫辩一样,我们有谁没有被无良老师、丑恶BOSS冤枉刁难过?

我们也会被打击。就像岳不群常常训斥令狐冲一样,我们有的不懂事的父母就喜欢说:“你看人家隔壁***的小子/闺女,考上重点大学/保送研究生/公费出国留学/找了个有车有房的***……”--妈的,真想去死!可要是谁被老师家长一致称赞的话--那他一定是丧权辱国的学生会干部!

我们也会被背叛。就像令狐冲被“大哥”向问天骗得待在牢笼中当替死鬼、险些嗝儿屁着凉死翘翘一样,我们不也经常伤感地发现,自己某位兄弟正躺在上铺深谋远虑--妈的,打老子的小报告、还撬老子的妞……

我们还借酒消愁--不是人人都像乔峰一样酒量惊人、千杯不醉;也不是人人都像段誉一样能用六脉神剑把酒逼出来--我们这些小球只能喝翻了把酒吐出来。情场失意、人生走低的令狐冲,在洛阳金刀无敌王元霸家中的大宴上醉得一塌糊涂,吐了一桌子,狼狈之极;又把剑当了银子买酒喝,心如死灰;又去赌钱闹事,被当地古惑仔一顿暴打,存心作践自己--我靠,这不就是我们自个儿当年的事儿吗?

……

想不到令狐冲一代大侠,身怀吸星大法和独孤九剑绝学,又是恒山派掌门,还是魔教女婿,竟然过着跟我们这些小球一样酸甜苦辣的生活--叫我们怎能不爱他?!

令狐冲的失败,是我们这些平凡的年轻人都经历过的失败,既真实又动人;他的“伟大”,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向往的“伟大”--每当面临困境和无奈时,他那种吊儿郎当、率性真诚、超然洒脱的性格,真是让我们折服。

人生不可能寄希望于一辈子万事大吉,只能寄希望于万事大衰的时候自己有个好心态。

纵然不能兼济天下,却能在绝望悲痛的时候,与三五知己对酒,在下山路上高唱;

反正爷要死,爷更要末日狂欢;

我辈当不了天下苍生的救世主,就当自己的救世主吧!

PS:《笑傲江湖》素来以强烈的政治隐喻著称,里面各门各派似乎都有所指,大家争论不休。金大师总是说自己从来没有借古讽今的习惯--他越是致力于开脱,大家就越是热衷于探寻--

我看过一个高手的结论好像是:少林、武当暗指江湖地位无可争议的美国和欧盟,五岳剑派相当于苏联--左冷禅对其他四派的兼并、拉拢、安插间谍、扶持代理人等等做法暗指苏共对联盟体中东欧各国的手段,果然很“左”,还冷战(冷禅)……

不过还有别的高手说:五岳各派里,嵩山派的左冷禅,就是美国,强烈干预别派事务,要当世界警察,想一统天下;恒山派是第三世界国家,实力虽然不大,但是胜在不卑不亢;其他忘记了……

至于大搞个人崇拜、派内大清洗的日月神教,那什么……,贫尼还想多活几年。

其实即使没有暗指,光看看文中各门派之间合纵连横、分化瓦解,各门派之内还有争风吃醋、明枪暗箭的,就够让人齿寒的了。

但奇怪的是,正是在这样一部描写政治斗争的小说中,却以曲洋和刘正风这两个不守政治集团规则的异类在音乐上的惺惺相惜和在感情上的断背之嫌拉开序幕,并以一个偏偏对政治完全不感兴趣、崇尚自由自在的主角令狐冲贯穿始终。

有人说,这是金庸对那种超越政治束缚的自由的向往和感慨,但我宁愿相信那是绝望--即使像令狐冲这样潇洒放浪的人,也终究还是免不了牵绊,不能“笑傲江湖”。正如金庸本人所说:“充分圆满的自由是根本不可能的!”

本次PS完!

 
6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