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7%

第十五章 只因不是男主角——林平之

曾经有段时间,贫尼有幸遭遇了人生的重大不幸,心染恶疾,心如死灰,心都碎鸟,差点嗝儿屁着凉大海棠死翘翘,不得不动用祖传的内功心法疗伤——把古今中外所有的坚强化身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贫尼深情地回顾了:老人与海、哪吒闹海、精卫填海、海的女儿……结果发现,靠,大家都活得这么“high”,只有贫尼还是这么“down”!情绪越发低落,连我妈妈为我朗诵《雷锋日记》也木有作用了……

危急时刻,贫尼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正是他那些不幸的事迹,让贫尼走出低谷,昂首挺胸,杀回红尘之中,继续我那些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不朽事业,重新做人鸟!

他就是大河上下、长城内外、天下第一男配角——当当当当:林平之!

想不到,最终拯救贫尼的,居然不是志平,而是平之……咳咳……

想当年贫尼看《笑傲》,刚看了个开头就断定,老金肯定是要写一个英雄救美、终成眷属的烂故事(惭愧,少年轻狂就是这样,得罪鸟……),接下来一定是宛儿姑娘卸下伪装,变成天仙下凡的大美女(这一点倒是猜对了),和林少侠历经磨难终于两情相悦XXOO……

不想老金突然写了一句“林平之相貌像他母亲,眉清目秀,甚是俊美,平日只消有哪个男人向他挤眉弄眼地瞧上一眼,势必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我靠,吓我一跳,第一男主角动手向来不都是“当胸一拳”、“飞起一脚”之类的吗?“一耳光”不是娘们儿才做的动作吗?怎么林少侠也好这口?

想来,老金手下的一干男主角,一向是:可以笨(例如郭巨侠),可以蠢(例如陈总舵主),可以粗(例如乔帮主),可以丑(例如虚竹宫主),可以软(例如张教主),可以残(例如神雕杨大侠),可以花(例如韦爵爷)……但是还木有见过可以“娘”的啊!

我不得不说,老金的确有远见卓识,预见到了我们今天这个恶趣味的时代:打开电视机,满眼都是很“man”的女人和很“娘”的男人!——唉,为什么他们不赶紧互相配对、成亲,留一个清静世界给我们这些落伍守旧的人活命呢?

接下来一通血雨腥风、灭门惨案,大家都很熟悉,我也就不多说了。反正,林少侠那公子哥儿的风光日子就只过了半页书,行侠仗义的风光台词就只有一句:“两个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好日子就到头了,以后的生活就是用来安慰贫尼这样的苦命的人的了……

林平之关键词:惨,狠。

以前有位施主跟我讨论林平之,说:“林平之的身世其实并没有令狐冲可怜,但是下场却比令狐冲可悲,可见老金是用林平之的狭隘来衬托令狐冲的超然……”

贫尼万……赞同一半!

对于后半句我是很同意的。因为老金的所有男女角色,一向都是为第一男主角一个人服务的。你不要说林平之,就连东方不败、风清扬、任我行……,哪个不是给令狐冲做陪衬的?

但是对于前半句,贫尼还是万不赞同!我觉得林平之比令狐冲可怜一百倍。

1.身世问题

这位施主说:“林平之好歹多了十几年父母双全、金枝玉叶的幸福生活;而令狐冲生来就是孤儿,寄人篱下,一天好日子没过过……”

我觉得吧,这就是那个问题——天生失明和后天失明,哪个更可怕?

自然,答案是见仁见智了。

不过,我个人觉得,还是后天失明更可怕!因为他所失去的一切都真实而清晰,所有的色彩、线条、光影……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这难道不是更残忍吗?——别跟我说什么“他还有回忆”,我不觉得回忆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有时候回忆只会激化问题。

2.配偶问题

当然,首先要肯定一点: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爱,不会比任盈盈对令狐冲的爱少。不过,遗憾的是,岳灵珊的爱好像总不在点子上!

任盈盈这个角色很多时候显得不真实,因为她太明白令狐冲了。

——什么时候该冲锋陷阵——例如喂岳不群吃三尸脑神丸,就不方便由令狐冲这个大孝徒出手,所以由任盈盈代劳。

——什么时候该退避三舍——例如五岳并派大会上和岳灵珊比剑,就得让令狐冲亲自上阵去使什么“冲灵剑法”,而任盈盈就很懂事地闪到后面去跟桃谷六仙切磋一气。

——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例如令狐冲和岳灵珊、仪琳、蓝凤凰……无数次四目交错,眉来眼去,任盈盈好像是无菌空气。

——什么时候该加以动作——例如岳灵珊死了,令狐冲晕了,就轮到任盈盈来挖墓、入葬、刻碑,还用鲜花装点一番……真是Orz!

任盈盈无论何时何地都拿捏地恰到好处。——她好像是以前我玩过的一种老式红白机上的什么小仙女,你一旦“吃了”,她就飞在你左右,上下奔忙,“比油——比油——比油——”地扔小星星,人挡杀人,佛挡跳墙,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三生有幸,四大皆空……不过遇到奖分、奖命、将金牌的话还是算你吃的,真是贤内助……

我有时候怀疑任盈盈就是令狐冲本人托个身变的!——不对,事实上任盈盈比令狐冲本人还明白令狐冲——她说了:“我自然不会怪你。如果你当真是个浮滑男子,负心薄幸,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这么贴心的借口,估计令狐冲自己都想不出来!

唉,令狐冲这厮有如此肚里蛔虫般的小仙女相伴,难怪一条命就能打通关。

反观岳灵珊同学,她虽然很爱很爱林平之,即使被林平之杀了也不改初衷,但是我觉得她一点也不明白林平之这个人。这一点,我用下面这个PS来具体说明。

PS:林平之杀妻

a.林平之并不是无情之人

林平之跟岳不群虽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不择手段急功近利、众叛亲离……但本质上还是有不同:岳不群可以说是禽兽不如,但是林平之还没有泯灭人性。

在林平之一家惨遭灭门之初,他曾经有机会趁两个青城派人熟睡时杀死他们(况且还挨了这两人一盆臭烘烘的洗脚水),但是他没有,因为“不是大丈夫所为”。

在林平之最落魄的时候,一个农妇对他百般羞辱,他气得要一掌打死她,但是突然想起“不能杀无辜之人”,又生生憋回来,结果用力过猛摔了一跤。更倒霉的是由于他不是男主角,被老金恶搞,还恰好摔在牛粪上,只好大骂“Oh,shit!”

这些都说明林平之是个本性纯良之人,除了仇家以外,绝大部分时候他都避免伤害别人。

b.林平之是个敏锐的人

苦难果然是人生最好的老师。像林平之这样众星捧月、心高气傲的少东家,也终于被磨炼成了沉默寡言、察言观色的小林子——他好像是整个华山派里最清醒的人了!

当整个华山派还一团和气的时候,林平之就很格格不入地说,岳不群是个伪君子;后来,即使在林平之最肆无忌惮的时候,他也还是很动情地说:华山派里只有岳师母是个好人,岳灵珊更像她妈妈。

我始终觉得,林平之是个明白人——至少比令狐冲那个傻波伊明白多了。很多时候他只是命运使然,身不由己。

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什么都不明白的人,另一种是什么都明白的人。

c.岳灵珊的失败

仇恨让人痛苦,心怀仇恨而不得解脱的人总是比被仇恨的人更痛苦。我可以想象林平之的内心有多么压抑和孤独。

《笑傲》里提到洛阳金刀什么鸟王元霸家,算起来是林平之的外祖父——这家人真是神奇,女儿莫名被杀了也没有人不爽,死里逃生的外孙来了也没有人心疼,外孙媳妇亲家来了也没什么表示,倒是有人说令狐冲身上的曲谱是《辟邪剑谱》的时候,举家上下大闹了一番,整个儿一帮疯子……

林平之小小年纪,尝尽如此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以想象,当他默默咽下那些奚落和冷漠的时候,他会因此而反弹出多少骄傲和冷酷。

我以前看过一本动物小说,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它里面写到一匹老狼王,被年轻的公狼篡权夺位,还咬断一条腿抓瞎一只眼,赶出狼群。每个黄昏,他都站在远处的石崖上,拖着衰老、残疾和饥饿的身体,瞪着仅存的一只眼睛,默默注视着自己曾经的王国。那种骄傲、苍凉和决绝的眼神让公狼坐立不安……直到同归于尽的时刻终于来到……

林平之曾经只是一头没有见过世面的初生小牛犊,是四川青城派、金刀王元霸、华山派等江湖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怀鬼胎的人合力把他逼成了一匹红了眼的疯狼。

狼就是狼,他只需要真正的欣赏和认可,用扎扎实实的胜利来说明一切,不需要什么唧唧歪歪的同情和怜悯。——越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他就越发憎恨同情和怜悯。可是岳灵珊总是把林平之最不想听到的话挂在嘴边上,哪壶不开提哪壶。

其实林平之毕竟不是铁打的人,再铁石心肠也会有动情的片刻。他曾经跟岳灵珊说过:“我还没有跟你XXOO,你还是杂谈一帮SB眼中的CN,以后可以嫁给令狐冲好好过日子!”

这话虽然有点无聊,不过从林平之嘴里说出来还是很动人的。林平之尽管不爱岳灵珊,但是对岳灵珊还是多少有点情意和感激的。

可叹岳灵珊这妞,张嘴就接:“小林子,你是个可怜的人,人人都欺负你,没有人喜欢你……以后还是我们两人好好过日子,不要管别人怎么想了……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仇恨伤身体……”果然立刻被暴怒的林平之推下马车!

岳灵珊直到死之前跟令狐冲留遗言都还是唠叨这几句话,我真是被这姑娘的一片深情和……白痴感动了。唉,她可真不是林平之的那壶酒。

尤其是林平之杀妻那一段。

当时的林平之,一来,对青城派的大仇已报,多年来报仇雪恨的精神支柱骤然丧失;二来,双眼中毒失明,忧愤交加,惶恐不安;三来,一心要杀岳不群,联手左冷禅,建立新的生活目标。——这种集大喜大悲于一身的人,离心理彻底崩溃也就一步之遥,此时你最好就离他远远的,等他自己安静下来。

可岳灵珊真是好胆量,偏要去触霉头,去揭人家老底,说什么“我们家对你不薄,你当年父母双亡,身无分文,走投无路,若不是我爹爹收留你,你早就……”——唉,我只能说这就是找死!

人人都有死穴,更何况是一个如此骄傲偏激的人的死穴,你干吗偏要去捅呢?有人去跟黄药师说“你老婆是被你贪恋《九阴真经》武功活活累死的!”吗?有人去跟李莫愁说“陆展元就是不爱你你能咋地”吗?……金庸也不过只敢以作者之名、用画外音八卦几句,谁想去送死?——神经病杀人是不承担法律责任的!怪只怪你要去戳神经病的伤疤!

d.岳灵珊对林平之如此之好,而且是全书最后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林平之怎么能下得去手啊

这个我也想不通。不过人性这个东西就是很微妙,这一点恕贫尼也表达不清楚,只好引一个古代故事说明我的意思吧,大家领会精神好了。

话说,唐朝的时候,开封市公安局局长叫李勉,他的监狱里有个囚犯向他求生,李勉就把丫放了。(靠,真有种!看来还是唐朝比较文明,人家虽然搞“人治”不搞“法治”,不过好歹不收钱。)

等李勉退休以后,当了顾问,四处参观考察,在河北碰到了这个囚犯。这个囚犯大喜过望,盛情款待,仍然觉得大恩不能报,于是回家跟老婆商量。

他老婆问:“送礼送一千匹绢够了么?”

他说:“不够!”

他老婆问:“两千匹呢?”

他说:“还是不够!”

他老婆是个猛人,当机立断说:“靠,那就把丫宰了吧!”

那囚犯当即答应!

——你看,古人讲故事多犀利!

所以,综上a-d所述,林平之不是恶人,也不是无情之人,但他是个有严重心理疾病和性格障碍的人。岳灵珊情深意重,却不得要领,偏要去跟疯子较劲儿终于死于非命……

本次PS完!

再所以,再综上所述,林平之身边虽有娇妻,却不是知己;红袖不能添香,却在添乱。林平之有如此配偶,好惨……

3.事业问题

在事业问题上,令狐冲和林平之的对比,沿用了金庸所有一切正、反角色对比的老路子,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VS有心栽花花不开。

我不知道为什么,老金好像对个人奋斗很反感,反倒推崇不劳而获!通常都是反面人物在进行孜孜不倦、任劳任怨的个人奋斗,而且多半不会成功,例如:欧阳锋、慕容复、林平之、金轮法王……;而正面人物都是天上掉秘籍,天上掉神功,天上掉仙丹,天上掉老婆,天上掉恩师,天上掉岳父……,例如:郭靖、虚竹、令狐冲、张无忌、韦小宝……

可怜我搞气象这么多年,我头上这片天居然只会掉雨点、雪花、冰雹和鸟屎;自写帖子以来,天上还会掉板砖——这就是不当第一男主角的后果……

令狐冲自出场以来,从来没有把武功、权势、人脉等等当回事,从来没有好好上过学做过作业,也没有好好练过武功,更没有好好研究过江湖人生;结果莫名其妙就成就了独孤九剑和吸星大法,还顺水推舟当了恒山掌门、日月神教驸马,大大小小的英雄都唯他马首是瞻,连方证、冲虚也对他青眼有加,好像东方不败都对他有点意思……

令狐大侠脚踩正教、魔教黑白两道,肩挑少林、武当两教,师从气宗、剑宗两派,左拥尼姑,右抱圣姑,风尘仆仆,浩浩荡荡,风头一时无两。真是“人人都爱令狐冲”!

而林平之呢?

a.光拜师花了多大功夫

先上了贼船,被木高峰折磨了一番;又入了华山派,丧家之痛还没缓过来呢,发现师父是个伪君子,正在打《辟邪剑谱》的主意,自己性命堪忧;为了活下去又不得不紧抓岳灵珊这根救命稻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PS:难怪林平之不喜欢岳灵珊,我要是个男人我也不会爱上自己的救命稻草,抓个几年我也恨她!

因为她变成了一个符号,证明了我的无能和卑微,而且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永远提醒我的无能和卑微!

再说了,我怎么跟救命稻草相爱?我以什么心态跟她相爱?——别的妞儿冲我撒个娇,我让着她说明我姿态高;岳灵珊冲我撒个娇,我靠我不让着她我马上就要死翘翘!长此以往,还谈什么恋爱?还怎么谈恋爱?

更不要说华山派那帮碎嘴子,整天说老子是吃软饭的,走夫人路线,靠裙带关系,妻管严……搞得我看见岳灵珊就来气!

综上所述,如果岳灵珊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姑娘,对我一片情深意重,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那我林平之也是响当当一条汉子,没理由不去喜欢啊!问题是她不是一妞儿了,她是一根救命稻草了,完了,我退潮了,ED了,吃蚁力神也没用了,只好将就着练辟邪神功了……

本次PS完!

b.拜完师,练功又花了多大功夫

林平之可真有一股子狠劲儿!

岳灵珊鉴证实录:“小林子要强、好胜得狠,日也练,夜也练……旁人要练三个月的剑法,他半个月便学会了。……怪不得爹爹赞他为人有侠气,因此在塞北明驼的手底下救了他出来。……凭他这一点本领,居然救过华山派的大师兄,还为华山掌门的女儿出头而杀了青城掌门的爱子,单就这两件事,就足以在武林中轰动一时了……”

唉,我每次看到这一段,只觉得又心酸又恐惧。林平之日夜兼程地拼命练习,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处境危机四伏,容不得半点休憩倦怠——此令人心酸;另一方面也是他被自己的仇恨激红了眼,咬碎了牙,强压下去只等一个机会爆发——我真是不敢想象林平之一朝出师,要把青城派怎么着——此令人恐惧。

不过我倒是万万没想到我们的岳灵珊小姐会把林平之的这些举动理解为“好学上进”!还因为他得到岳不群的夸奖而颇为自得!还幻想他要成为知名ID,人人争做沙发,不久就晋升斑竹……估计是把林平之当成自己的金龟婿了!

唉,岳灵珊这点小女人心思啊,真难怪林平之婚后几次恨铁不成钢,当面斥责她:“你懂个屁啊!”

不过,光凭拼命三郎式的练习,林平之还嫌太慢了,加之岳不群营造的白色恐怖太强烈,林平之开始每天夜里扒在岳不群夫妇的卧室外面“壁虎漫步”!——可叹那墙下就是万丈深渊,林平之竟然能天天坚持“我是壁虎等待蚊子”,等了一个月,终于冒死钩到了岳不群丢弃的写有《辟邪剑谱》的袈裟,真是拿命换来的!——此时的林平之,已经是一个亡命徒了……

综上a、b两点,林平之为了他的复仇大业,付出了多少辛酸血泪,真是不忍细想。相比而言,令狐大侠平步青云,奇遇连连,众星捧月……靠的不就是“第一男主角”五个字吗?

难怪林平之几次对令狐冲破口大骂,欲杀之而后快,令狐冲每每不解:“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废话,恨的就是你!你们“第一男主角”特权阶级占用武林优势资源,制定不公平竞争规则,导致社会严重阶层化,贫富降级分化愈演愈烈……可叹我林平之八岁起就在京剧班子里压腿倒立翻筋斗,十年寒暑不曾间断,空有一身盖世武功,现在剧组却不给吊钢丝,不给上特技,不给用替身,愣是杀不了你这个被导演潜规则了的废人!

唉,平之啊,男配角平之啊……

同是父母双亡,你就没有一位貌美如花一身白、面无表情不会老的姑姑来收留你,并且嫁给你啊……

同是灭门惨案,你就没有机会去强奸仇人一家,再把人家女儿掳回来慢慢培养感情给你生女儿啊……

同是流浪街头,你就见不到什么陈近南、茅十八,也见不到什么周姑娘、黄姑娘,你只能遇上木高峰和岳不群啊……

这是什么江湖啊……

不过,平之啊,平心而论,老金对你还算不错!虽然让你付出这么大代价,毕竟还是让你如愿以偿,报仇雪恨,大搞恐怖主义,把青城派折磨得死去活来,嬉耍够了以后宰了……

要是贫尼这样恶毒的人来写,贫尼就写个“红楼黄裳版”的——

林平之好不容易神功练成,正待举事、报复,突然一天,青城派上上下下得了急性肾结石,嘎嘣一下全死了!死光了!一个不留!——无仇可报了!

江湖还是老样子,青城派一个欠发达的第三教派,灭绝就灭绝了!——少林、武当在《江湖月报》发了两篇特约方丈、道长的评论,沉痛悼念青城派,同时号召大家吸取教训,不要喝牛奶……

地球照样转,只有林平之自己知道自己完了——他多年处心积虑对付的敌人消失了!他空怀一身杀敌武功,无处施展;他的血海深仇还像报了,又好像没报;岳不群好好的,令狐冲好好的,岳灵珊也好好的……一切如常,只有自己崩溃了!

——原来都是一场空!

林平之万般无奈,剃度出家,正是在那当年林远图盗得《辟邪剑谱》出逃的福建莆田下院。——他脑袋里的《辟邪剑谱》挥之不去。……莆田下院里,仿佛听到红叶大师在嘿嘿发笑:“渡远,你又回来啦?”

——真是一场空!

或者来个“韩版+样板戏版”的——

小林子,你糊涂啊!

——你爹,不是你亲爹!你老婆,却是你的亲妹妹!青城派余帮主,才是你亲爹——你们仨本来是——一——家——人!

你们兄妹两人当年在灯会走失,一个被福建林家收养,一个卖给了华山派岳家……被你在福建打死的少帮主,竟是你的亲弟弟啊!

你说,此仇如何报?如何报?一个是你亲爹,一个是你亲妹妹的养父母,你要杀谁?你要杀谁?更可怕的是,你杀了你弟弟,又宫了自己……余家的血脉就此断鸟……啊!来生变犬马你难报还!

……

 
68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