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8%

第十六章 《飞狐》三大红杏——南兰、马春花和田青文

首先,这飞狐三大红杏——南兰、马春花和田青文,长得都是一样的美若天仙!

当然这有点废话,不美也没有资本来出墙啊,什么天山童姥、裘千尺、灭绝师太之类的女人就万万不会出轨——无轨可出。

关键是,不仅要美,还要美得娇艳无限,就是要“红杏”型的美。如果是小龙女那种“空谷幽兰”的美,或者霍青桐那种“清冷秋月”的美,或者凌霜华那种“人淡如菊”的美……那也是不会出轨的。

正如托尔斯泰曾经说过的那样:忠贞的老婆总是一样忠贞,不忠的红杏却在各出各的墙……这飞狐三大红杏还是各具特色的:马春花是蠢,南兰是两头不靠,田青文是邪恶。

1.“三够”型女人:马春花

马春花的爹地是个镖师,名叫马行空,号称“神拳百胜”——跟赫赫有名的“神拳无敌”归辛树好像是哥俩儿,令我肃然起敬!——不过看到后来,发现连什么阎基这样一个上山下乡治跌打的赤脚医生都打球不过,可能是“百胜”他们村里手无寸铁的村民吧……

而且给女儿起名字也这么心不在焉!——姓“马”本来就是劣势,你看正经女主角哪里有姓马姓牛姓骡子的?人家都是姓一些很雅致的字眼,凌啊、穆啊、温啊、焦啊(不过各位施主们可千万不要问焦宛儿“姑娘贵姓”啊)……;搭配一些隽永的名字,婉清啊,语嫣啊,盈盈啊,素素啊,一看就是女主角。

像“马春花”“韦春芳”这种名字,一看就是死跑龙套的。

马春花同学生在平凡家庭,有点不安分的小心思,追求浪漫虚幻的生活场景,对爱情怀有美妙的期望,估计每天都看琼瑶故事和韩剧——其实这也没什么,跟大部分普通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并不妨碍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糟糕的是她——够漂亮+够虚荣+够白痴,那没办法了,这种“三够”型姑娘就是预备给那种“潘、驴、邓、小、闲”俱全的“五毒”型男人来骗的!——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癞蛤蟆降怪物!

这种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乐此不疲。

——无非就是一个三够姑娘,嫁了一个很乏味、很老实、很无趣的丈夫,难解她心中不尽的yy风情;后来来了一个五毒男人,大搞了一番月光和星子、玫瑰花瓣和雨丝、温柔的誓言、美梦和缠绵的诗……于是两人打着“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旗号,毅然XXOO……然后起床穿裤子拍屁股走人……

——对五毒男人来说,这就是一次艳遇,而且是一次花钱比较少的艳遇;

——对于三够姑娘来说,这倒是一场孽缘,尤其还是一场不在安全期的孽缘——丫怀上了!

于是三够姑娘上天涯杂谈来发帖:《我怀的孩子不是老公的,怎么办?》后面一串跟帖清一色“LZ是SB”“LZ快去死”……大家花五秒钟敲几个幸灾乐祸的词儿也就走了,不过三够姑娘的倒霉老公倒是花了六年时间去抚养两个莫名其妙的小孩……

我经常看到一些怀念马春花同学那“飞蛾扑火般”爱情的柔情文章,一遍遍渲染马春花被福康安毒死前还念念不忘要见福康安最后一面的动人场景,真是有够狗血。——要说动人,我觉得徐峥才真叫动人。

徐峥死前,胡斐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心里放不下的事情?”徐峥摇摇头,说:“没有了。”——正如他一如既往的乏味无趣。

确实,他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哀莫大于心死,在这漫长的六年里,我不知道徐峥都想过些什么。可能他一直在等待有一天,自己一觉醒来就接受了眼前这个老婆和这两个孩子,从此开始过内心真正平静的日子——可惜这一天好像永远也不会来了。我也不知道这六年里,他们夫妻怎么度过每一个准时到来的夜晚。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添他们自己的孩子,那种尴尬难熬的家庭关系也就可想而知了。有时候我觉得徐峥真是个强人,这种日子有谁可以过六年?

也许,像所有绝望、痛苦的小人物一样,徐峥没什么勇气去死,但是当死亡真正到来的时候,他也没什么理由去眷恋生命,所以他说“没有了。”——这个疲惫不堪的人终于可以解脱了。

可叹他的老婆马春花,真是奇女子——可以毫不犹豫地把商宝震杀了替夫报仇,尽管商宝震对她一片深情厚意(况且细说起来,杀徐峥的人其实是她自己);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立刻准备走马嫁人,尽管丈夫刚死还尸骨未寒!我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徐峥啊,你还是这样早点死了的好,不用看到后面这些鸟事糟心!

我看只有商宝震才是最配得上爱马春花的人,因为他跟她一样神奇,狗血男配狗血女!——在这三个男人里,吃醋也轮不上他,出气也轮不上他,决斗也轮不上他,寻死也轮不上他,不知道他费力折腾什么劲儿!不过,好在也死了……

大家珍重!

2.这山望着那山高:南兰

话说以前,我被我妈妈逼着看“教育部指定青少年必读世界名著100部”之《安娜·卡列尼娜》——唉,说实话,还真不愧是世界名著,又长又晦涩,写个铺垫的风景也能扯五六页,反正俄罗斯幅员辽阔,多的是自然风光……看得我吐血……

好容易看完了,合上书本,拍案而起——妈的,看了一个月,原来是俄罗斯版南兰的故事!随即决定:看见名著,我不看不看啦,我怀揣武侠,我走遍天下都不怕啦!

南兰跟安娜好像未曾谋面的亲姐俩,一样嫁了人人羡慕的好丈夫,一样背叛家庭,毅然出走,投入情人怀抱,一样终于还是未能幸福,甚至一样选择了自杀(只不过一个速死,一个慢性自杀)——反正一样是悲剧女性角色。

不过,安小姐自问世以来,好像还挺讨大众喜欢的,一向是女性叛逆、勇敢、自由和主动追求真爱的化身,基本上是正面角色。以前我有个哥们儿还为她写过一首诗,其中一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安娜,我愿枕着你的手臂死去……”

不过南兰同学好像没安娜那么好命,虽然有个别文学怨女为之大鸣其冤,写下无数自怜文章,但是依然改变不了她反面角色的本质。

为什么这姐俩待遇差别这么大呢?我觉得主要是——

(1)东、西方文化对于女性出轨的认识思路不一样——不过,众所周知,这是如今社会的敏感话题,像贫尼这样软弱的人是没胆子去妄加评论的,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但是,说句实话,我看我们大家当然还是更喜欢“先出逃,再嫁人”式的勇敢,例如——红拂女;而不是“先嫁人,再出逃”式的勇敢,例如——潘金莲。

(2)安小姐的那个老公,好像是个上流社会高级官僚,就是现在流行的金龟婿钻石王老五,不过魅力指数比较磕碜点,死气沉沉,寡淡冷漠,装腔作势,报复心强……安小姐要逃离他好像还有点道理,还能招人理解。

南小姐的老公苗人凤可就不一般鸟,人家是英雄豪杰。虽然平常喜欢坐着发呆,但是那不能说明人家无聊,也不能说明人家犯困,那是人家的武林范儿!——人家是当世数一数二的高手,“杀人不用第二招”,能天天跟你飞着唾沫侃个没完,“周末轻松一下来聊聊武侠”么?

人家苗大侠其实是标准的外冷内热,要不然也混不成这热血江湖的扛把子,更不会跟胡一刀在短短七天之中就由水火不容的仇人变成生死相托的兄弟。

苗大侠能给女儿起名叫“若兰”,能把藏宝图藏在珠花里送给南兰,能一再饶过田归农这厮,真是对南兰爱得够深沉,其痴未必不及杨过、段誉,只可惜南小姐明白得太晚。

(3)南小姐最为人所诟病的事情,好像还不是抛弃丈夫,而是抛弃女儿。

话说世界上多少名存实亡的夫妻,可很多人还是能保持对婚姻的忠诚,不是为了丈夫、妻子,而是为了小子、闺女——东方人尤其习惯这样的思路。

所以,南小姐居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女儿凄惨的哭声和丈夫沉默的挽留,决绝地跟着自己的小白脸情人离开商家堡,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狗男女,还真是令人既心寒又难理解……

当然了,仔细说起来,失败的婚姻也不可能是由某一方造成的,苗大侠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找对结婚对象。

结婚是要找同一个世界的人。——我的意思是夫妻两人要是同一种内心世界。张生要找崔莺莺,才子配佳人,不能找甘十九妹;胡一刀要找胡夫人,英雄配侠女,不能找戴安娜;章子怡要找国际富翁,娱乐圈配美刀,不能找人民币;杨子要找黄圣依,鞋拔子配斗鸡眼……天造地设,谁也代替不了……

苗人凤并不是不浪漫,但是他的浪漫,是江湖儿女、快意恩仇式的浪漫,不是郎情妾意、吹箫弄玉式的浪漫——你要找能理解和欣赏你的浪漫的那个女人。南小姐生于官宦之家,跟你这个江湖豪侠注定是Two worlds,Two dreams!你又何必逆天呢?

再说苗大侠细节方面也没处理好——再美满的婚姻也还是要靠仔细经营,不要太放肆,有些话是大忌,你晚上躺在被窝里想象也就罢了,干吗要说出来?像“兄弟得此佳偶,活一天赛过别人十年!”这种类型的话你就不该讲给你老婆听(危险动作,请勿模仿)——不要说南兰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气的女人,我看普天之下也没有老婆能听得下去这种话,就算是胡一刀讲给胡夫人听也是找死……

不过,不论怎样,这些都不能成为南小姐叛夫弃女的理由,尤其是跟田归农那种垃圾说出那些无耻的话:“你跟我丈夫的名字应该对调一下才配。他最好是归农种田,你才真正是人中的凤凰。”——真是够贱,贱到极致,令人发指!

南小姐后来的下场也够惨,苦心追寻的幸福只是一场早醒的梦,真相不过是田归农对苗人凤的嫉妒心和对宝藏的贪婪欲。这还不算惨,最惨的是,自己曾经拥有,却毅然抛弃了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幸福!——这种悔不当初的感觉,贫尼非常熟悉!

——话说贫尼在学校食堂,好容易打了一份红烧肉,那个丧心病狂的胖师傅一共才给我七大块儿,其中还有四大块儿是土豆,还有一大块儿是姜!愤而挑出来扔桌上垃圾盆里,定睛一看,——我靠!竟然是地地道道的一块儿肉……

贫尼当时那悲愤的心情……难怪南小姐郁郁而终,连吃药的劲头都没有了……

最后总结一下,正如本节标题所言,南小姐的杯具,就在于她这山望着那山高,跟大侠在一起的时候一心想情郎,跟情郎在一起的时候才明白自己还是爱大侠,两头不靠,竹篮打水……姜肉不分,食堂大忌,人生大悲,阿弥陀佛……

3.名副其实的“锦毛貂”:田青文

古大侠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名字可能会取错,不过ID一定不会错!

比如,贫尼的妈妈给贫尼取了个文静的名字,一向叫不响,人家都不相信是我;还是“大脸撑在小胸上”被各位火眼金睛的施主频频赞为“人如其名”,真是令我欣慰……

再比如,田青文这个名字平淡无奇,亦公亦母,乍一听像是个乡下秀才的名字。不过她的ID“锦毛貂”倒是和她的个性非常贴切。

“锦毛”,自然是称赞她美。像曹云奇之流,经常一看见她就“心中一荡”。我本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心中一荡”,因为贫尼一向只有考完试跟同学对答案的时候,才会“心中一荡”,而且经常“荡”个没完……后来看看这两人的若干表现,终于明白,原来人家是“心中一淫荡”。

至于“貂”,此小动物的种种自然天性都紧扣田青文——

(1)貂的反应速度、行动敏捷,恰如田青文的聪明伶俐、机智灵活

飞狐系列中的程灵素,冰雪聪明,兰心惠质,要论谋略的话,就别说什么袁紫衣、苗若兰了,我看胡斐也不是对手——不过程灵素出招还是被一个人破过,就是田青文。

当时众人被围攻,程灵素本来打算点燃七心海棠的蜡烛,把大家毒昏,趁机退敌。那时本来就是夜间,程灵素默不作声点支蜡烛,谁都没有在意。只有当时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田青文注意到了,飞了一支镖过来把蜡烛打成两截,还厉声说道:“你给我规规矩矩地站着,别捣鬼!”搞得程灵素这样一向见招拆招的人都乱了阵脚,暗暗着急:“怎么这个小姑娘居然识破了我的机关?这可有点难办了。”——可见田青文的精明机灵。

更厉害的是,田青文自出场以来,把两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玩得一腿劈叉的好功夫。——虽然,我觉得,曹云奇和陶子安这两个男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鸟,脚踏这样两条糟船也不见得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搁好人家的闺女人家还看不上呢。不过男人毕竟不是SB,没点手段还是笼络不住的。

田青文跟曹云奇在飞狐开篇有一段打情骂俏的戏,真是令人拜倒——

当时曹云奇去追田青文,田青文挥手就是一鞭子,大骂:“放开!给人家瞧见了成什么样子!”——玩狠的,还挺当真,还玩SM,真会玩。

随即又开始撒娇:“你讨厌!你干吗又来惹我?人家手酸,打不动啦!”唱完红脸唱白脸,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跟岳不群对付令狐冲是一个路子。

曹云奇果然也是也贱人,一鞭子留的血印还没消呢,就忘了痛,立刻又凑上去,田青文又脸一板发脾气说:“我叫你丫别碰我你丫听不懂啊?”——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看来确实是跟人相处的王道。正如王朔所言:“你不是本组织成员就把你发展进来,你是本组织成员就把你开除出去……”

田青文接下来又大肆撩拨曹云奇的醋意:“我那瑞士笔芯、南非真钻、9.999纯金、8心8箭的‘劳斯丹顿’金笔,自然心上人给的!不是他给的,还有谁给?”——等曹云奇果然开始大泛酸水以后,她又摆出一副通情达理的死样子说:“师哥,我从小得你尽心照顾,你对我就像亲哥哥!(这么乱伦的话也亏她说的出口!)……我又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不想报答你啊?”田小姐这一套先蛮不讲理,再善解人意的花动作,搞得曹云奇晕乎乎的,不知道该发怒还是该高兴。——田小姐随即趁热打铁,又掏出手帕来做著名的古代十大挑逗动作之“替郎擦汗”。曹云奇这个SB就像一只叫驴儿,牵哪儿卖哪儿,根本不是对手,登时拜倒在田小姐的伎俩之下……

——唉,天下MM啊,田青文此次倾情出演,为我们做了一段生动的活教材!看来,不管干什么,都要求新求变、与时俱进,一阵子“野蛮女友”,一阵子“心肝宝贝”,一阵子“霹雳红唇”,再来一阵子“堕落天使”,最后一阵子“贴心小棉袄”……,十八般武艺看我七十二变一百零八将齐会在梁山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娇娘……轮番上阵,迷不死你也吓死你!妈的!

曹云奇也不容易,短短几分钟之内,一阵子浑身冰冷、一阵子心头一暖、一阵子满腔醋酸、一阵子甜到心窝窝……居然还没有开裂粉碎死翘翘,还能抖擞精神之后XXOO,也不是凡人啊……

更神奇的是,田青文在曹云奇面前如此卖弄风情,有如马夫人附体;等到了陶子安面前又是少女娇羞无限,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堪比小龙女下凡。今天塞个鸳鸯钱包,明天织件温暖牌毛衣,仿佛小货郎大变身……真不是一般女人的本事,贫尼真是Orz!

(2)貂是肉食性动物,虽然身体较小,但是性情凶猛,恰如田青文之心狠手辣

话说金庸十五部小说,再神乎其神的武功招式我也想得通,只有3个场景我一想起来就浑身哆嗦,实在难以相信——一是阿紫在乔峰自杀以后(乔大侠永垂不朽、万古流芳),把自己两个眼珠子活活挖出来扔给游坦之;二是刀白凤为了给段正淳戴上一顶绝世绿帽,不惜去跟“世上最肮脏、最下贱、最邋遢的叫花子”,半死不活,满身血污,绿头苍蝇满身飞的段延庆XXOO;三就是田青文夜里生下自己骨肉,然后亲自动手活埋在后花园里。

俗话说,虎毒尚且不食子。田小姐不仅毒到可以杀子,还可以亲自操办杀子大业,还敢一个人半夜三更在后花园悄悄干这种事!——我相信田小姐一定是唯物主义者,坚信世界是物质的,所以既不怕因果报应,也不怕半夜鬼敲门,真是信仰强大,反迷信女斗士!

(3)貂的肠子比较短,对食物的营养吸收有限,所以它不得不一天多餐,每餐多吃,以维持生命,恰如田青文的贪得无厌

前面说的马春花和南兰,再错再蠢再贱,好歹有一点:两人都是动了真情的;只有田小姐真是无敌,自始至终,我没见过她动半点情意,一直都在动脑筋、动心思、动技术,一切都为了自己贪婪的欲望。

前几天我还听人讨论“田青文到底是爱曹云奇还是爱陶子安?”——靠,还有什么好讨论的,自然是谁也不爱了!——一个连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小孩子都能活埋的人,还会爱谁啊?显然只会爱她自己了。

田青文对曹云奇,肯定没什么爱意,要不然也下不去手活埋自己和他的亲生骨肉。她跟曹云奇纠缠不休无非是因为自己是天龙门的格格,而曹云奇是天龙门的南宗掌门——当野心勃勃的王室血统继承人,遇上状如傀儡的内阁当权派,当然要收买之、拉拢之、结成死党之——这本来是个挺难的政治活动,幸运的是恰好两人的一对狗男女,太好了,简单了,直接上床就行了,钱都省了……

田青文对陶子安,那就更没什么真情了。他虽然在石洞里含情脉脉地说了一通:“陶子安是我丈夫,我对他不起。他虽然不能再要我,可是除了他之外,我心里决不能再有旁人……”——那也不是良心大发现,无非也就是自己活埋亲子的丑事败露,形势所逼,还是要牢牢抓住正经八百的未婚夫这根救命稻草,以留后路,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

田青文精力充沛,欲望无限,什么都想要攥在手里——宝藏里的钱财、天龙门的权势,两手抓两手都不放!只可惜丫还没有女强人的胸襟胆识,只能靠跟男人上床、以身相许这些下三可烂的招数,一事无成还赔了卿卿性命!

综上,田青文真不愧为田归农和南兰养出来的闺女,身上继承了其亲爹的心狠手辣、小人操行,和其后妈的见异思迁、朝三暮四,真是够邪恶!——贫尼无话可说,只能赞一句:在这片神奇的江湖,到处孕育着神奇的子民……

说起田青文的邪恶……好吧,恕贫尼也是个邪恶的人,读到《雪山飞狐》里最后田青文和陶子安、宝树、陶百岁、曹云奇、殷吉、阮士中、刘云鹤、熊元献、郑三娘一群贪恋宝藏的人,一共二女八男,被胡斐困在了宝藏洞中的时候,我还挺High的,我不由得想起那个源远流长的故事:洞里关着的二女八男——

第一个月完了以后,这两个女人自杀了,因为过去的一个月实在太恶心了……

第二个月完了以后,那八个男人终于把这两个女人的尸体埋了,因为过去的一个月实在太恶心了……

第三个月完了以后,那八个男人又把这两个女人的尸体挖出来了,因为过去的一个月实在太恶心了……

第四个月完了以后,上帝终于把这八个男人赐死了,因为过去的一个月实在太恶心了……

第五个月完了以后,上帝自杀了……

田小姐请安息……

 
6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