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4%

第二十一章 阶段性世界观大转折——《连城诀》

《连城诀》可以说是我重看次数最多的一部武侠小说。主要是因为前几次经常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鸟——大骂一声:“法克,老子不看了!”然后把书一扔,数月不会再碰,再次看时又从头看起……如此大概也反复了有七、八遍。结果前面几章看得滚瓜烂熟,就是每次看到“人淡如菊”那一章都想去死……

后来人长大了,神经越来越粗糙,血肉之躯成为青铜战士,终于可以坚持看到结尾

我觉得每个阶段看《连城诀》都会有不同的感悟,我总结一下自己,十二年来大转折了三次。

1.《连城诀》之恶

刚开始时,觉得《连城诀》就是坏蛋大本营,什么花铁干、戚长发、万震山、凌退思之流坏到折头就不用说了;丁典、狄云虽是正面人物,慢慢地也不免暗藏戒心,心生诡计,失去以往大侠的洒脱豪迈;随便一个什么跑腿跟班的都是势利小人;就连偶然出现的群众演员,卖茶叶蛋那两口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徒弟杀师父,丈夫杀妻子,父亲杀女儿,兄弟相残,骨肉相煎……人间地狱不过如此。

“卑鄙是卑鄙人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整本书看完,觉得天都要塌了。

那时候,真觉得《连城诀》就是要写一个字——恶!

2.《连城诀》之“假”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成长为白银战士,学会了观察生活,然后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世界上其实没有几个坏人;谁能说自己的周围有几个真正的坏人?不过满世界都是假人……

此时再看《连城诀》,果然,最坏的都是最装B的——

花铁干,赫赫有名的“落花流水”四侠之一,下跪求饶也就不说了,居然连同门的尸首也不放过,还去污蔑水笙的清白,无耻下作还恶心——翻过去想想丫刚出场时那个正义凛然的高大全形象,真想替丫去死。

还有戚长发,丫为争夺剑谱,竟然和师兄弟三人围攻师父一个,大逆不道啊;又和万震山斗智斗勇——正好万震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惜教儿子、女儿和徒弟一些错误的招式,也真下得去手;最后和言伯达三人算是聚齐了,同门相煎何太急……你坏我比你更坏,你假我比你更假,看得人心惊肉跳。可是在曾经的狄云眼里,戚长发是多么朴实的农民伯伯啊,多么慈祥的岳父啊,多么正直的师父啊……

倒是人家血刀老祖,虽然是坏人,但是坏得坦坦荡荡,毫无掩饰,宁做真小人,不当伪君子,反而变成本剧中的正面人物了!

——原来做好人并不难,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说白了人人都是好人,做一个“真”人才是最难的……

再想想《连城诀》里那一个个虚伪、奸险、阴毒到家的人,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那时候,又觉得《连城诀》就是要写一个字——假!

3.《连城诀》之“无话可说”

时光飞逝,我终于熬成了……靠,竟然不是黄金圣斗士,而是女博士! 可见博士常有,而黄金甲不常有……

唉,此时的贫尼,目光悲戚,黯然神伤,再看《连城诀》,也没有那么多愤慨了。

——大家都活得不容易……

花铁干虽说装了那么多年B,好歹在这几年里,行侠仗义的事情是真做了——老大娘真是被扶过马路了,一分钱真的交给police叔叔了,做完好事真的说:“就叫我雷锋吧!”——也算对得起社会了。

最后花大侠虽然大崩溃了,对着血刀老祖跪地求饶,尊严尽失。唉,那又怎么样,话说大明大清都是讲人性的时代,花跪跪也是上有八十老母,中有恩爱娇妻,下有如花小女……

花跪跪说了:“那一跪,地动山摇!”“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大侠,freedom!freedom!(o(∩_∩)o 哈哈~~)……却不是一个膝下有黄金的加油好男儿! ……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我只会为了我的女儿而跪,其他江湖人士,哪怕是我的八十老母,我也不会跪!跟‘落花流水’四侠一起死,是没有意义的!——况且他们三个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只有对着血刀老祖跪,才是有意义的……”

客观地说,花跪跪以前的侠义,未必全是假侠义,因为一时的侠义也是侠义——就像一夜情,一夜的真情,多少也有真情……

不过在巨大的恐惧面前,丫露怯了,尿裤了,求生本能战胜了侠义精神。——唉,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乔峰郭靖胡一刀,很多人的侠义精神都是很脆弱的,要么经不起秘籍的诱惑,要么受不住死亡的威胁……

当然,我不是提倡下跪,我只是很无奈——人性在巨大的威胁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脆弱和妥协,到底有多少人能够克服?

在那个时候,我们有多少人也会跪下?

——当我们义愤填膺地诅咒那些贪污受贿包二奶的腐败分子时,我们到底有多少是愤慨,多少是艳羡?一旦我们有了这个身居高位的机会,我们会不会义无反顾贪污受贿包二奶,乐此不疲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我们鄙视别人用婚姻和爱情换取金钱和地位的时候,我们自己的爱情又值多少钱?——给我们一万块叫我们抛弃妻子和女友,我们当然会说:啊呸!爱情和忠贞是无价的!那么如果开价到一百万呢?一个亿呢?我们会不会心动?我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我们的道德和爱情,在我们尚且低微、贫穷的时候,是如此的大放异彩,支撑着我们骄傲地活着,自认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但是它们真的像我们想得那么坚强、有力吗?

——它们真的没有标价吗?在多少钱的时候,我们会开始犹豫?多少钱的时候,我们会讪笑着彻底投降放弃?在多大的筹码面前,它们开始脆弱不堪?

这个世界上的道德和感情,有多少经得起仔细推敲?

《连城诀》里,那些我们所痛恨的每一个恶魔,每一个小人,每一个伪君子,有多少就正潜伏在我们心里,暗暗生长,伺机登场?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头上有天使在歌唱,脚下有魔鬼在低吟……”只是有幸,没有遇上暴露的契机。

唉,既是小球,好歹不能装B吧。

好吧,我必须承认,我八成会跪——我对着血刀老祖下跪以后,捡回一条狗命,从此夹起尾巴做平凡人,去田间地头卑微地活着,再也不提什么行侠仗义的江湖之事。

这时候再看《连城诀》,就是写一个……无话可说……

唉……

插叙:丁典和凌霜华

《连城诀》全书所写之假恶丑,令人绝望透顶,好歹还有“人淡如菊”那一章的真善美,让我们燃起一丝希望。

丁典本来是普通人,可以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可惜

——有了男主角的奇遇,却没有男主角的幸运,得到神照经和连城诀以后,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从此厄运连连,再没有一刻消停。

一切皆始于连城诀——

如果没有连城诀,丁典就不会被人追杀、入狱,遭受漫长的监禁和刑罚,最后中毒身亡,英年早逝。

但是,如果没有连城诀,丁典也就不会躲避到汉口,参加了菊花会,遇到了“一袭黄衣、清丽绝俗”的凌霜华,从此坠入一段凄绝之恋……

我很想知道,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回到那个奇遇的夜晚,丁典还会不会接过梅念笙递过来的神照经?在那一刻,他会重新选择一段没有凌霜华的平安人生,还是接着走那段有凌霜华相伴的不归路?

凌霜华只是一个纤弱女子,内心却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对于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来说,也许等待并不难,献身也不难,甚至死也不见得难,不过自己划破脸,甘愿终生独守寂寞,倒是很难,惊世骇俗!

丁典见到“脸上横七竖八、肉都翻了出来”的凌霜华时,说:“容貌怎么及得上心?你为我而毁容,在我心中,你比从前更加美上十倍百倍……”

——曾经有一段时间,就算现在也是,容貌和心灵仿佛成了悖论,到处都是那个什么段子“如果遇到不好看的MM,就夸她心灵美”,好像心灵美是个笑话一样——谁要是说我心灵美,我立刻说你才心灵美你们全家都心灵美!

饶是如此,我当年读到丁典说这番话时,还是大感其动,后来读到丁典说“我回到牢狱中去,天天瞧着你这窗边的菊花”,禁不住要流泪。

凌霜华最后被凌退思闷死在棺材中。她死前用指甲在棺材盖上刻下“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做夫妻!”真是惨绝人寰。想到一个好端端的人,圆瞪双眼,死不瞑目,被活活憋死——不要说丁典,我觉得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也很想知道——

在那一片铺天盖地的黑暗中,亲爱的,你在想什么?

窒息,和你残忍的父亲,哪一个让你更加痛苦?

当死亡步步逼近,你有没有后悔过?

你爱的人,还在等待你窗前的菊花如期而至……

你满怀的留恋和悲愤,他能不能知晓?

你此时的呜咽和挣扎,他会不会听到?

凌霜华的名字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品性高洁、坚韧,无法亵渎,永不屈服,仿佛冰霜中的菊花,傲然盛开,悠然伫立。只可惜,她奋力抵抗,却终于抱香凋落,此花开后再无花……

我前面说:“这个世界上的道德和感情,有多少经得起仔细推敲?”唉,贫尼纵使刻薄,也推敲不出凌霜华的感情和道德有什么微妙——不过这也不能反驳什么,因为她是虚拟世界的人,我说的是现实世界的话。

只是,既然是凌退思这样的父亲,为什么又要生出凌霜华这样的女儿?

我曾经和一个哥们儿(就是上次《碧血剑》打赌输了大出血的那个倒霉孩子)总结过金庸笔下的extreme痴情男——就是要痴情到丧失理智,此生就为爱而存在,别无他求的那种。

像乔峰、郭靖、胡一刀、张无忌之类的,只是深情,除了爱情还有别的寄托,不在此列。

我们当时列出——游坦之、丁典、杨过、段誉……,其中一些人选在后来的几年里渐渐被否决,但是在丁典的问题上我们吵得不可开交,至今还没有一致意见。

他的意见是:丁典绝对算extreme痴情!

——丁典后来已经炼成神照功,可以逃出牢狱,但是为了每天看凌霜华为他在窗口放的那盆菊花,却宁可留在狱中,每个月十五甘愿遭一顿毒打。最后也是因为哭倒在凌霜华的棺材上中毒而死。情深至此,还不extreme吗?

我的意见是:对,我承认,丁典很痴情,但是他绝对没有痴到只有爱情那个地步。

——丁典的世界,除了凌霜华还有什么?

(1)还有宝藏和秘籍

如果丁典放弃宝藏,把连城诀公之于世,他会不会有机会和凌霜华终成眷属?这个虽然很难说,不过不放弃的话几率显然是小之又小接近于0——即使逃得过凌退思这一关,江湖上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眼红心馋,你争我夺,必起杀心;凌霜华手无缚鸡之力,一个不小心必遭绑架为人质,如果有了儿子还要连儿子一起遭殃……提心吊胆的,这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这些问题丁典有没有想过?

我只能说丁典对于人间的财富,还是牵挂太多!这个牵挂倒不是说他一定要占为己有,而是说把它看得太重,一心要保守秘密。

要我说,前朝亡君搜刮来的财宝,于民族大义而言毫不沾边,于个人利益而言相隔甚远……用得着你这么舍命相保吗?

连城诀啊,宝藏啊……丁典在凌霜华屋子里跟她告别时,就惦记了一次;临死之前跟狄云还惦记了一次——分秒必争的时候还在说些没用的东西……

(2)还有自尊

丁典自己也跟狄云说过,为什么不向凌退思招供求饶?一方面“他用强逼我,我就比她更强,越发不招”;另一方面“我越是不说,他越不会杀我,留我还有用。要是说了的话难逃一死”。

可见,丁典并不是像游坦之那样,只要能跟阿紫在一起,什么作践都忍得下去,什么东西都可以放弃。丁典不是的,他对自己的人格还是有要求,对得失也还有底线。

为了凌霜华,他可以忍受疼痛和孤独,可以丧失自由,甚至可以为凌霜华去死;但并不是为了凌霜华什么都能去干,例如他就不愿在人格上屈服。这是他的大优点,不幸也成为他的大弱点。

综上所述,丁典很痴情,但绝对不是只为爱而活的人。符合我们设定标准的extreme痴情男的很可能只有一个游坦之,而游坦之的行为已然接近BT,可见我们此次“extreme痴情男”大总结的活动也已然接近BT……

所以,我这样说丁典,其实并不是说他不好。相反,这恰恰说明他是正常男人——游坦之就不是正常男人,甚至不是正常人。

——我本来也不提倡人生在世就只为一个爱情,那也不是健全的人生。

不过好像还是有个别女施主,为了爱情,或者自以为为了爱情,或者自以为为了爱情所体现出来的尊严,可以放弃一切……

其实男人自然有他们所醉心的东西,很多时候,与我们无关,与爱情无关。

——由他去吧……

本次插叙完!

 
7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