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6%

第二十二章 彩云之南倾情奉献

话说,我美丽的家乡云南,对于武侠小说的贡献还是……呃……不小的——看你跟谁比,你要跟河南比那是比不了,一个少林寺就统领武林了。

不过云南好歹还出了个大理国,不仅为《天龙八部》贡献了一个男主角段誉,还为中国男性贡献了一个出轨成传奇、花心成模范的段正淳,还为江湖贡献神奇武功无数,像六脉神剑、一阳指、点苍剑术、段家剑法……

还为琼瑶阿姨提供了一个YY的世外桃源。这样,那些吃饱喝足闲极无聊的格格阿哥们就可以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到大理去谈情说爱了……

除了大理段氏以外,云南还有沐王府!它为韦小宝贡献了一个Lolita老婆沐剑屏,为康熙执政添了一份不安定隐患,还为中国武术界贡献了沐家拳和沐家剑——咦,又有拳又有剑啊!跟太极拳和太极剑是一样一样的!看来果然没错,剑是拳的延伸,武器是人力的扩展;拳是剑的根基,剑是拳的枝叶。

——向我奶奶致敬!

还有武侠小说中百试百灵的外伤奇药——“金疮药”。

那些不安分的武林高手们,每天行走江湖,打打杀杀,结仇报仇,偷情出轨,不免浴血奋战,受伤牺牲……

这时候就看情节需要了——如果旁边是个MM呢,那显然是要吸毒疗伤;如果是个兄弟呢,那就简单了,从怀里掏出一瓶金疮药,镇痛止血,消炎止痛,第二天就能全好,继续上蹿下跳——靠,这不是云南白药是什么?

——大侠,您得备一盒!

还有一阳指。

虽然,一阳指是我美丽家乡的土特产,但是,贫尼是一个很客观的人,要对它做出客观的评价:一阳指是一流功夫,但不是绝顶功夫。

老金虽然没有把一阳指的几重境界都详细写出来,不过说明了最高一重叫做“一品”。

照此推想,我看吧,大理段家果然是帝王世家,功夫分级大概也是按官级来分——一阳指可能一共有十八重,最低的大概是“从九品”(村长?),然后慢慢往上分别是“正九品”“从八品”“正八品”“从七品”……最后到第一重“正一品”(内阁总理?)。

照书里来看,就算练到“正一品”,那也不过是可以“隔空打穴”,无非是六脉神剑的寻常招数,真正遇到强敌还是要用六脉神剑。所以鸠摩智来挑衅的时候,天龙寺六大高僧还不是宁可一人一个指头凑成六脉神剑,也没见他们凑成“六阳指”的……

一阳指虽然是蛤蟆功克星,但还是在王重阳对它打了一个“先天功”的补丁、做了升级以后的事情——可见,一阳指、先天功、蛤蟆功、降龙十八掌、弹指神通这些都是一个档次的武功,可以称得上是牛B型武功,但是离六脉神剑这样的super-牛B型武功还是有一段差距。

况且,一阳指这门功夫有一个致命bug,就是内耗太大——真令人费解,点个穴嘛,又不是开天辟地,居然也会“连续发功,小则功力尽失,大则性命堪忧”?

这说明,整个武林,对内力的使用,都存在一个不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很多武功高手都对内力铺张浪费,使用过度。打起架来明明可以直接一脚踢中对方心门将其踢死,偏不;偏要耍酷,偏要动用极大内力,一脚踏得地动山摇,腾空而起,空中侧身三百六十度转体,马氏咆哮飞沙走石,震碎衣服露出迷人胸肌,长发怒耸下降落地,托马斯全旋九周半……(折腾半天终于还是)飞起一脚踢中对方心门——浪费杀一个骑兵营的内力来杀一个人!

江湖上大大小小的角色都流行这种奢靡之风,这样打架效率越发低下,内力成本越发增加,单位时间内爆发的杀伤力越发减小,个人所承担的风险越发加大……最终被激烈的杀人市场所淘汰!

经过市场自发调节规律的筛选,只有科学、高效、成本低、收益高、见效快、易于操作的武功,才能立于武林不败之地,那就是——撒石灰!

而且,一阳指不仅伤人时会自伤,替人疗伤时也会自伤。像南帝为中了铁砂掌的黄蓉疗伤一次,功力尽失长达五年,这期间随便一个杀鸡的都能来把南帝灭了!

医疗成本如此之高,医患关系如此微妙,真是不值得推荐。

当然啦,六脉神剑虽然super-牛B,也有局限性。它虽然使用起来也能优越,但是安装软件的操作太深奥难懂,而且对硬件要求比较高,要求内力很好很强大,普通的机子就带不起来。

像天龙寺那几个得道高僧,都是段天明那个级别的了,对一阳指的修为都在三五十年以上了,也不过每人只能练一个手指头。

段誉那种之所以能一下子练六个指头,是因为掠夺别人的内力已经够多了;之所以能掠夺别人那么多内力,是因为……丫是男主角——唉,段公子一旦揭开其男主角那温情脉脉的面纱,每个毛孔滴的都是别人内功的心血……

总之,六脉神剑是一阳指的无敌升级版。如果你配置不错的话,可以考虑装一个。

还有威名遍及祖国大江南北的五毒教,也就是五仙教。

以前我当李莫愁的时候,有个同学问过我:“你们家养蛊吗?”

我莫名其妙:“什么蛊?”

他说:“就是把各种各样的毒虫放在一个蛊里,让它们自相残杀,先小组赛再地区赛最后总决选,PK出一个年度最毒总冠军!”

我说:“你丫看《仙剑》看疯了吧?我们那里一般不养这么麻烦的生物武器,万一管理不善会导致生化危机。我们还停留在农耕时代,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种罂粟花,结罂粟果以后自行提取白色物质……要不要给您留两包?”

五毒教还为各大男主角贡献了蓝凤凰、何红药、何铁手等不同于中原女子的苗家少女,可惜都没有男主角喜欢她们——抗议!金庸大汉族沙文主义!

不过,老金虽然偏心眼,但对云南少数民族女子性格的描写,还是很贴切的——云南地处边疆,远离政治文化中心,当地少数民族女子受到的中原礼仪教化很少,大部分天性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对待爱情的态度比较奔放。就像何红药跟夏雪宜婚前同居时说的:“我们夷家女子,没你们汉人那么多的臭规矩……”

除了苗族,云南还有段正淳的王妃、百夷女子刀白凤——我猜这个“百夷”应该就是傣族,因为“刀”姓是傣族贵族的姓氏,像著名舞蹈艺术家刀美兰……

话说,刀白凤也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

刀白凤跟段延庆的离奇一夜情,不仅在形式上脱离了“猎色”的低级趣味(专门找了一个“浑身脓血,苍蝇乱飞,半死不活”的男人,真是重口味,令人叹为观止);而且从结局上来说,也起到了很积极的意义:及时挽救了段誉的性命,并且使得段誉的婚姻终于合理化,从此他可以毫无障碍地娶王语嫣、木婉清、钟灵……要是愿意的话,还可以娶阿紫。

我以前看过一个什么心理诊断的片子。一个小孩儿整天不停地自残,拿刀子割自己。父母以为他有神经病,四处寻医问药,最后专家诊断,原来这对夫妻整天忙于打麻将、吵架、工作,可怜的小孩子在心理上只好企图用自残的方式唤起他们的关注……

刀白凤就像是这个小孩子——“给男人戴绿帽”只是表象,自伤以唤起花心大萝卜段正淳的关注,哪怕是责骂式的关注,才是真正原因。

但是,无论如何,究其性质,还是脑残行为,这是任何“意义”和“原因”都掩盖不了的!

唉,正如托尔斯泰所说:男人的冷静都是一样的冷静,女人的脑残确实各有各的脑残……

不过话说回来,刀白凤的行为至少有一点很脱俗,那就是:她确实是完全出于报复和失望,并没有一点要猎艳的私心杂念。如果她找的是段正明这个大伯子,或者褚万里、古笃诚、傅思归和朱丹臣这四个保镖子,那就不好说了。

 
7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